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4

冬眠

盘算着还要多久天会亮,侧目身边的的人在做些什么,耳机里老爹喊着多少爱可以重来。这个地方很暖和,除了衣服,辨不清季节。一直不喜欢昆明那样的城市,辨不清季节的地方,人更容易迷茫。北方清冷的冬让人清醒。但在北风呼啸的地方,总是想快点找到家,在被子里躲。再没意志可以和那风抗衡,胸里的火熄了,你让我拿什么温暖自己。于是在很早的时候就换上最厚重的衣服,学着只用鼻孔感受冬天。我要剖开胸膛,洒出血啊;我要飞去,迎着风,融化在视线尽头;只是梦。听着老歌,走着老路,一脸苍白,暗无神采。也许冲着风奔跑时,眼睛还会燃烧。天就要亮了,一会就睡了,外面风还大吗?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无题

注册这个东西好像已经两个多月,竟一个字也不曾写下过,惭愧。今天偶然上下,发现电东篱把酒黄昏后击次数竟然是五十八。。。查点晕死 实在是辜负大家对我的一片期待,汗颜:em515:(不满意您就抽我,我丫也视死如归了) 多久多久没拿过笔,多久多久后的一笔还是键盘。记忆,没拿这东西写超过二百字过。没功夫啊!来了就是传奇,魔兽,CS。谁有功夫磨几这个啊。迷茫,心中难再有一团火,让我狂热,让我情绪波动,让冬天不冷。哪天火了一瞬,等找到笔纸,就只剩下灰儿了。但仍旧是,每次看着来来往往的天之骄子们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一心的不爽;嫉妒,那个本质的不太好的东西在作祟了,我是这样对自己说的。是因为穿梭的人们那么朝气,能够任意挥霍生命。我却要该死的工作,想着怎样和同事上司搞好关系,怎样赚更夺得钱,无奈。瞬间,走出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大门已经2年多了,至今无法面对现实。面对我青春的归宿,没有一次不让眼泪掉出来。身边的人说我太恋旧了,还说因为我把生命中最年轻的日子都留在那儿了,自己说自己已经老了,已经在也回不去,就算身体站在我那魂牵梦绕的男生宿舍4号楼门前,心的归属却早已应该飘洋过海。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事实,我明白事实,别和我论现实!我他妈早就明白现实的差距。你给我一把刀,看着我割破脉搏,把血洒尽在那儿的地上。我才不会老去,我才不会失去我的记忆。走的那天是初夏的25号,下着雨,整整一天。除了匆匆的离别什么都没有。悲伤也来不及的,脸上的全都是雨水,没有眼泪。如今,初冬的城市,北风吹过的地方要命要命的冷,身边熙熙攘攘的人,我是过客。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