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5

反思

抛开暧昧,还有什么?暧昧的语言,暧昧的神态,暧昧的动作.纯粹被暧昧淹没,记忆陌生了.违背了初衷并乐此不疲,我们沉溺,我们挣扎.哪来的清新的风?把我带到从前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无奈

一直认为带着愤怒离开是一种罪恶.深呼吸,努力平静.纠缠,相互怨恨,这就是生活.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情人节

情人节快乐!!!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回家

忽然间,开始厌恶了吃饭喝酒.厌恶饭馆,厌恶星巴克,厌恶酒吧.即使他们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回来.忽然觉得在家里呆着,挺好.聚会变成了很媚俗的事情,我想他们,宁愿不见. 从前这个词儿意味着再也回不到从前.哥儿俩儿好,喝一个,还是从前的酒,已品不出从前的味道. 我微笑着站在太阳下面,注视着他们匆匆离去,幸福把心填满了从嘴角漾出来. 思念是瞬间的事情,我抓不住瞬间,我不应该埋怨.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本命年的开始

盼盼盼盼,盼过年,然后就是眼看着年从身边刷刷过去,白驹过隙。这几天不安的很,倒也不是缺钱,以前只有在经济危机是才会不安。绪伯伯来短信说萝卜从上海回来了,问我什么时候过去一起吃吃喝喝。是一直挂念萝卜的,离那么远,又一年多不见了,前几天还在想要能见见多好。然后忽然疲倦,吃吃喝喝,又是吃喝。见不见无所谓了,没有重要的人和事。脑袋像是被开水烫了,清清白白。看了仅有的三个链接的人的最近几天的东西,无一例外,什么爱啊恨的,什么眼泪啊怀念啊惆怅啊。被记忆折磨着。像流脑一样流行开来,我就纳闷儿,大过年的这人们都是怎么了?还是人们都领会了痛并快乐的真谛,个个儿都嫌年味儿不够浓郁,割了腕儿看自己流点小血,一个字儿,爽!然后再感慨,自己现在活的多幸福。草草的看,匆匆的关上,不想过大脑,忸怩的字,不爽,不爽的紧。 如果人能像风一样无情,就让风把我带走 宁愿下辈子作一棵树,只默默望着来往的人 正月初一 晴朗 大风 我的第二个本命年 过年好 嘻嘻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再见,本命年

黎明前的夜空真美丽,灰白色的烟画在墨蓝色里,被大风吹的斜斜的.一点星辰. 年过过了,雪下过了,人走过了.再见了,本命年. 真希望能把此刻凝固.灯火层叠,不荒凉. 喜欢墙上这块挂钟,白色的,会"咔咔"的响,一秒钟,一秒钟...喜欢时间.喜欢宜家的东西. 曾到过一间屋子,里面每一样东西上都有"IKEA"的标志.忽然猜想,屋子的主人现在身在何方. 满眼满眼水绿的稻田兑上一点儿挤出云端的夕阳,再兑上一点儿新鲜的雨水,就这样吧.风声朗朗. 还有那巍巍青山,离离绿草,漫天黄沙,遮蔽了旅人的背影.脚印. 鼓声挽着暮色飘来,声声入耳,菩提树下捧着绿色紫色的桑椹神往.那些矗立的菩萨修罗们听着这千年的暮鼓晨钟也曾嗟出一声叹息? 袈裟,石鱼,守望,青烟.十二年后重游,那株银杏也不见苍老,时间的声音湮没在鼓声中. 咔 咔 咔 咔 ...... 是重游还是重归? 星星出来了,树上的小松鼠该回家了,走吧走吧,这里留不下身颈. 春天到来时,我是摸着窗边的小树枝,看着它一下子绿起来的,后来它替我遮挡盛夏躁灼的阳光,我替它擦拭叶子上的尘土. 后来经常打雷,空气闷热,偶尔大雨倾盆,我慌忙去关窗户,隔着窗户看它摇曳. 我想我是想念大雨了. 整面墙的电影海报,整个夏天幸福的味道.尹吾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叙述着各人走各人的路,各人数各人的手指头,呼喊着赶路,呼喊着挣扎,呼喊着干脆.酒醉后在布谷鸟的叫声中醒来,大口呼吸着清晨的空气.一点一点亮晶晶的,不是鬓角的雨水,不是打碎的酒瓶,不是漫天的星斗,不是面颊上挂着的泪.或许是大雨,或许是酣醉,或许是片云,或许是留不下的笑容. 我想我是想念大狗了. 叶子会枯落,但是叶子会再长出来.日子走掉的速度比季节的更替还要快些. 从马路上看,二十二楼的那个窗子只是一个小方块,死气沉沉,即使在晚上也只有微弱的光.让人联想到蜜蜂的巢. 空间被水泥分割开,与人格格不入. 趁叶落一地的时候去捕捉记忆,可留下的只有苍白.恍惚记得叶子沙沙的声响,可此时窗外白雪皑皑,落叶又在哪里?眼里格格不入. 印象中的冬天很浪漫,在很暖和的屋子里听外面很冷的风,雪人,脚印,奔跑,祷告,雪里的玫瑰把情人的脸映得娇红. 印象,印象,下雪后,路难走. 再见,本命年.再见,走掉的日子. 我想我快该去欢迎春天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