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5

精神活动

他们说我是疯子,是神经病!!!我?我?竟然是我?!他们才疯了,全都疯了,末日的狂癫!我没有疯,我很理智,只是有些饿,想吃东西.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吃饱了之后

胸膛里忽然涌起气吞山河的壮丽,但张开嘴时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那么大的嘴,也那么好的胃口,所以只能大口大口的吃烟和啤酒,旁边有喵喵在叫,喵喵也要烟和啤酒呢,可惜只剩一根儿烟和一罐儿偷来的啤酒.喵喵说我疯了,我摸摸她的头说:哦,乖。 什么时候开始被阳光左右心情,我想,我站在太阳下,会晕倒.抛开干燥的风和尘土,我喜欢春天。 我会一直走下去,走在路上,即使通向坟墓,也是上帝的爱抚。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凌晨两点二十七分

两点二十七分。雨仍是不期而至。 闪电透过玻璃窗,把墙上层层叠叠的电影海报照亮了,在一瞬间。 我躺在床上,望着偶尔被闪电点亮的天花板,细细听着雨点掉在地上并碎裂的声音,床上没有女主角。 房里的空气与我的心仿佛随着雨点划破寂静的夜而突然降温,失去勇气起身开窗去呼吸久违的雨。 夜被雨声衬得更寂静,企图听清每滴雨水撞击物体碎裂的声音,但我无法做到,所以很失望。 心里涌动着对闪电的期望,甚至愿冒雨去追赶它,可寂静的夜里的雷声带来的却是恐惧,是夜的漆黑,是雨的潮湿,是雷声的警告,被瞬间点亮的夜又不时给我瞬间的希望。 希望涌动在胸口。 打开窗,被风摇曳的树的新枝触手可及,然后就是迎面来的不可抵挡的雨冲洗空气的尘土的气味。 慌忙看下表,把时间牢记在心:凌晨两点二十七分。 三分春色,七分尘土。天生无法抵御的味道在记忆中激涌着。 忽然记起句歌:然后我们各人各披各的雨衣,在漆黑的夜里各自逃走。 冷也是人无法抵御的,天生的气质,于是,我也仿佛披上了我的雨衣逃回到我的被子中,逃向无边的梦中。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