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5

舒服

最近属于消沉期,因为幸福的曙光已经点亮了我的眼睛。 终于住进新家了! 再去北京一定要去趟“百花深处”! 宽街儿奔西,地安门大街奔北,见着鼓楼左手第一条胡同就是 这几天不知怎么了?白天跟下火似的,晚上却凉快的要命。就像到了夏末秋出。我喜欢 :) 新家的地址谁也不告诉:em19: 我要开始 从新开始生活了!!安静的生活 从窗子可以看到一大片白茫茫的天和地 危楼高百尺 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声语 恐惊天上人 晚上,我要小声地说话,小声的放歌儿,小声的做梦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竟然找到这个!

姓名: 李钊 性别: 女 年龄: 1981-03-08 民族: 汉族 政治面貌: 团员 婚姻状况: 未婚 是否在职: 不在职 毕业院校: 天津音乐学院 所学专业: 音乐学 学历: 本科 工作经历: 200204~200307天津纳迦数码科技 音效制作 教育情况、 语言水平、 技术专长: 钢琴伴奏,电脑编曲 拟定职业: 拟定地点: 天津市 工作性质: 全职 住房要求: 开始的工作,我想学一些东西,比如录音技术等,只是想使自己越来越有价值。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一瞬间

凉爽的天气。 看着一个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岁的男孩子拉着一辆破旧的堆满山一样的旧家具的平板车在我面前经过,步伐沉重。 看着一个身材纤细,面容姣好的年轻女人从我面前走过,扭动的身躯让我想起秋天的毛虫。 看着一个母亲悄声和女儿研究着高半夜凉初透考填报的志愿,神情谨慎,让我想起了我的从前。 看着一个年过八旬的老者,身体健朗,谈吐温和,让我想起我的爷爷,并且心中充盈温暖。 看着一个跳动的影子在我面前跑来跑去,然后一瞬间消失在视线中,那是我自己的影子。 看着身边满眼泪水的人,我竟只能笑笑,然后转过眼去,继续讨论菜的味道。 看着路边的一只死老鼠,让我想起数年后的自己。 看着深蓝色的夜幕笼罩下的一排一排古老的房子,想着脚步踩在旧木地板上发出的咯吱声,想着阳光穿过窗户把我的样子映在墙上。 昏暗,悠远。 看着太阳升起来,又落下去。 人到夜里,就会变得很脆弱。

Posted in 未分类 | 7 Comments

失心疯

一天中断断续续的睡眠。搀杂着断断续续的思考,一半迷糊,一半做梦。 梦里面有棵高大的树,伞一样的树冠,开淡紫色的花儿,终年不凋谢。 空调房里,不知季节。 失去了慌张和绝望,我再没一点力气叙说。 回家睡觉!终于可以正常睡觉了。 夜里的人们啊,你们都还眉目分明吗?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四天的期望

早上的阳光清澈且刺眼,胃在翻腾。走到门口,掏出钥匙,迅速打开,冲进去。和往常一样,屋子里除了我,没有别人。 桌上,地上,一片混乱,一直,从来的那天起。 打开衣柜,把所有东西扔到床上,然后开始一个一个整理,一个一个装入箱子。 满墙花花绿绿的海报,满地的空酒瓶子。 爱上一个地方,没有鲜明的理由。 爱上一个地方,我就会把心播种在那儿,然后等待开花或者枯萎。 爱上一个地方,就把那叫做,家。一个被爱的地方,一定要有喜欢的人一起分享。 春天到夏天如此短暂,一晃,已经看见了夏天的尾巴。 我是看着那些叶子一点一点长起来的,把光突突的枝条缀得热闹繁华。 记得第一次熬夜。早上被布谷鸟的叫声吵醒。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布谷鸟的鸣叫。 躺在床上,看着天一点点明亮起来。 晚上回来时,看见窗户里灯光的影子,心温暖无比。 从没设想离别时的场景,也许是不敢想。喵喵安慰我说:什么总有个结局。你哭泣是因为你还没有作好准备。 天,又亮起来了。 那边的屋子,已经空空荡荡,我留的纸条趴在窗台上,另一个窗台上,是那个海螺做成的烟嘴。 都说,乱,是有家的味道。有时候,也不是。 把一百块钱交给杨老头,我在屋里大喊:它还是我的! 尽管只有四天,尽管只有我一个人,尽管这四天只是为了寻找下一个栖息的场景。 眼泪还是禁不住掉下来 喵喵还说,缺少睡眠的人,情绪易波动。 所以我睡下了。睡的时候很安详,我想,我的脸上是挂着笑的,毕竟我还睡在我的床上。 睡得不安稳,但也是睡眠。 早上,布谷鸟没叫。我知道,是我没听见。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从夜里到夜里

忽然翻云覆雨,忽然烟消云散。清爽的风,灰暗的天空,绝望的眼睛,蒙上灰布的心。从没这样绝望,从没想到人死了会怎样。 孤独与生俱来,无法逃脱,谁也不行。 我说:我怕你会死去。 她说:不会的。即使我会死去,也会先杀了你。 两个悲观的人碰在一起,相互爱慕,然后自杀或杀死对方。 凌晨两点的雨,彻夜痛彻心扉的风,我知道星星还在那,在云后面,在天空里。 沿途满眼满眼的绿,远远的感到那些叶子上的水滴,蒸发,然后吸进肺里。 阳光从云缝中挤出来,不焦躁,反而温柔。 那边的天空有眩目的阳光和漂亮的云彩,一片万象更新。 我们还要继续生活下去吗? 风皱了的眉头,伸出的双手,触手可及,在这里,就在这里,在眼前,在身边。我的右手半径内。 雨停了,水面恢复平静。风又起了,涟漪,涟漪。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感动在迷糊中

感谢大狗的创可贴:em18: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瞎说

就要无家可归了,心里面慌张。 我傻了,守着键盘发呆。 过度念旧是个烦人的事。可能会很快忘记,但离开时,我迈不开脚步。 让自己觉得自己不真实,真挚感情和惯性的斗争故事。 人都没有自己预料中那么多情。 心不过拳头大的东西,把这个塞进去,那个就被挤出来了。所以,请让我保持安静。NONO,出污泥而不染,能让自己静下来的只有自己。 决心要有塌实的脚步,专心走路。 生命数十年,年轻的生命更短暂,就算我真能走遍世界,那也只是观光的感觉,不是生活。 日子没有特例,每天都是唯一的。 一个长长的哈欠,该回家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月祭

2005年7月21日,2005年月亮最大的一天。 本来已经安然地躺在床上准备享受睡眠,可命运早已在暗中指引,然后鬼使神差地跑了回来。 有点迷糊,到底是21号还是22号?精神在边缘徘徊,我能感觉到。 一出精彩的话剧,被热得发昏的大脑,不知不觉上了的舞台。烟雾缭绕,背景很美,只可惜,我不是导演。意料中的意外,不是编剧的错,都怪我没有背熟剧本,其实是我不想再继续表演下去,我的天分,不需要剧本。 月亮穿梭在云里,这个城市夜里很少有云,今晚却有。 一些情节不是不感人,我还傻愣愣站在原地,是因为我不是一个好的观众。 忽然发现,心已经不自由了。岁月的痕迹作用在每一处。希望有岩石一样坚强的体魄并且内心坚定。 不存在即是合理。 献给那些痕迹,和那些带来痕迹的人们。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忘记了

被一口酒卡住了喉咙,刹那间热泪盈眶。所有都是注定,就像无法阻止黑夜降临。所以表示同情与惋惜。能扑捉到的爱,只在一瞬间,还来不及伸出手,就只见一道风。剩下的就是依恋了,和努力不去叹息的决心。低头看自己的手掌,但不能破解命运,然后任凭砝码载入天平。夜不仅荒凉, 也迷茫。究竟天空有多远? 手指分割出的夜空,那么渺小。抱歉没有完整的思维,麻人比黄花瘦醉了神经,也麻人比黄花瘦醉了记忆。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