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5

原来叶子真的是用了一夜的时间变黄,然后再用一夜的时间落下来。 闭着眼,听风的声,背后传来脚步声,回头看去,原来是风催促落叶的脚步声。我想,我的脚步走在上面,也会是这种声响。 黄色的,不明亮的灯光,不是灯光不明亮,是我躲在暗处。 正是午夜,没有光,也便没有影子,是我在躲避身影。 独处的快乐无以言表,安静且黑暗的地方,让人更看清自己。 坐在石阶上,直到浑身僵硬。我穿得不算少,天气也不算冷。 美丽的季节,美丽的夜,美丽的风和声响。我孤单,我不怨恨,我爱。 绝望的气氛,绝望的念头荡然无存。 有人说秋天没有希望,我没有希望,但并不绝望。 有个朋友刚来消息,在往黄山的路上了,已经过了山海关。 羡慕,就是羡慕。 今年的秋天,我一定要看着叶子落下来。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奈何又妄想

荒芜了几尽一个半月,来来去去,空空荡荡。月缺月圆,花开花落,再转眼就是遍地落叶,一年里最好的时节就在天气的反复中悄然聚散。 37天的时间不长,却也不短。 换了新家,别过最好的朋友,新情旧爱的纠结,一个人庆祝最重要的节日,酒精尼古丁的陪伴,以及习惯并且爱上一个人的生活。 仍旧是一天一盒中南海,五天一瓶二锅头,坐在不知昼夜不分季节的房子里安然虚度生命。 丧事表达的能力,沉迷于游戏,不能自拔。 不止一次想给这儿添点儿东西,不止一次怨恨生活。 点击率从八千到11111 每天默默地看着,仿佛事不关己。 坐在家里上网的感觉真好,曾经是多年的理想,现在终于牵强的成为了现实。 那次,送狗一直到大沽南路,作依依惜别状。那天装了新电话和宽带后的暗暗欣喜是真实的吗?九月十二号那天终于一个人默默度过。当和当年的人再次回到当年的地方,原来这次已经是物逝人非,连味道已经面目全非,没有眼泪,应该笑的时候为什么要哭泣?! 我还是幸福的,我还拥有一个又一个秋天。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