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5

喜,雾

下雾了!啊..哈! 第一场雾,第一场雾,大雾. 不怎么喜欢雾,但是喜欢天气变换. 那边轰隆隆地响,只听得见声音,没有样子. 一会儿 我们去雾里捉迷藏吧? 谁也找不着谁. 我想着,过不了几天,窗上就该结出冰花儿来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三趟厕所的时间

十一时回家 翻出以前得东西 跨越10年间的信件 忽然发现 原来自己亏欠了那么多的感情那么多的债 那些 那些人们 或许今生无缘再相见 只残留下记忆 我不想 当我或他她离开时 彼此心里存有遗憾 埋怨 以前的事 大都无法补偿 我已不能不紧紧抓住掌中的笑容 人和人的缘分啊 就那么一点点 走过去了 就走不回来了 呵呵 活着 痛苦居多 美丽 是在荆棘堆儿里发现的果实 好好珍惜 回味无穷 可 压根 这路上就全是刺儿 我小心翼翼 仍旧跌跌撞撞 思想停顿 语气停顿 生活就在你怎么看了 我住22层 万一哪天看不下去了 就纵身了 你的痛苦都是别人给的 你的快乐都是别人给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被歌声吹起,像风一样

适合秋天的歌。 一切很完美。 我适合淡淡的,淡淡的记忆,淡淡的忧伤,淡淡的挂念,淡淡的笑,淡淡的欢聚与欢喜。 越来越喜欢汪锋的声音,歌词和曲子还是这个好。嘿嘿~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风声

天冷下来,一阵风吹过去,整个世界都显得那么精神。 大风,少雨,干燥,鲜明的北方秋季。短且锋利。 一夜没睡,也不困。 阳光高高在上,明亮,却不温暖。 忽然发现自己很低,低到尘土里。 喜欢冷风混合烟草与肌肤的味道,是多年熟悉的朋友,是多年相恋的爱人,是陌生人,是陌路人。 几个斑白头发的大爷坐在阳光充足且避风的地方下着象棋,大娘们在一旁谈论着儿女和午饭。除了不息的风,一切都安详。 一个冷颤。 路过一条可以听见落叶声音的街,一颗大树下,一辆白色高配天窗的赛欧SRV,津C牌照。树高大慈祥,叶落满地。 还有一辆墨蓝色的甲克虫,里面一位中年妇人,金丝框眼镜,谈吐平静。对,是墨蓝色,我喜欢的颜色。 冬天将近。 工业城市,金属撞击声,高耸的烟囱,浅灰色的烟。烟雾缥缈,烟没有方向。 一个忘记时间的人,不会有记忆。 或许,只有记忆。 分辨不出方向,想要安详。 是谁像风一样锐利,又是谁在敲我的玻璃窗。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冥冥

这儿仍旧是个戏台,我是戏中人。 生命的瞬间情景被记录。 有一天忽然领悟“白驹过隙”这个词,忽然很恐惧。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