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5

糊涂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只有站在高处才有权力俯视. 一直以为是在凑合地生活,原来凑合就是生活.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唐璜

交出生活,交出手中的枪. 交出生命,交出眼中的幻想. 杯中浮影若现,弦月当空,酒却是饮不尽的. 我和他们说我的脑袋可能是发烧时被烧坏了. 不可感知,不能陈述,平静却不平衡. 如同别人眼中的安静,踏步在汹涌的人中,仿佛管风琴的蜂鸣缠绕在耳边.很多很多的刺交织在一起,织成一面网一道墙或是一块大石头,遮住瞳孔后面溢出的红光.升腾的气球,灵魂被石头压在脚下,无法同气球一道升腾. 六年后再次汇入涌动的人潮,磨肩接踵,像是一场盛大的游 行,可惜觅不见方向,频频在各样的路口措失.回头看到六年前的洋溢与冲动,不知道我的茧还经得住几个六年的抽取盘剥. 唐璜的人有着如蹩脚游戏一般的荒唐. 一杯清澈的ABSOLUT,一块冰,散了酒性,一滴难咽. 我能怨恨得只是自己.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奠冬至

又是一个清晨.又慌忙走过一个冬至.从现在开始阳光渐渐主导生活,冬季过半.去年此时历历在目.看着太阳升起来,淡淡遗憾,不知道为什么,得知夜会变短,冬天在融化,心有一点抽搐. 不明白为什么换了一个地方,还是一个人,还是以前的歌,听起来却不是以前的味儿. 阳光明媚,仿佛春光乍现. 阳光里,雾气团团.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没有记忆的地方

我想,除了电影本身,其它的形容便是生涩并且多余的了.   Put your trust in the the Lord.Your ass belongs to me. 把你们的信仰交给上帝,把你们的身体交给我. Salvation lies within. 救赎之道就在其中. We sat and drank with the sun on our shoulders and felt like free men. We could have been tarring the roo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错位

心纷纷碎落 不疼不痒,不喜不悲,不挣扎不矛盾,不争取不放弃. 想写字写不出,想哭哭不出,也找不到什么哈哈大笑的理由. 木呐的表情,木呐的心,僵硬的动作,乏味的言语.我站在原地,高高地站在那,连目光都懒得凝聚. 我不知道关于这个人的消息还能影响我多少的心思.事实上,用她的话来说,我早就该释然了.是的,其实我真的早已经不在乎了. 我说如果我还像当初一样,我都不敢想象自己现在的样子了. 时间的摆布,不恰当的人出现在不恰当的时间.任凭时间摆布.差错,时间的差错还是我们的差错.如果不是差错,如果在很多的假设下,生活会是另外一种情景. 她说她快要嫁人了,我说我会真诚的祝福.事实上这真的是我最真实的想法. 此刻,我并没有站在记忆的漩涡中挣扎,这平静让我自己都觉得疑惑,并开始产生浅浅的恐惧. 我说我还是想再见她一面,像从前那样坐在一起说说话,高高兴兴的,不在河边也没关系,不在钢琴边也没关系.  但事实上在我用手机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时候,我甚至一瞬间记不得她的样子,记不得当时的场景.仿佛我只是为了履行一个仪式,让故事看起来有始有终. 背离时间的驱使,连想法也这样做作. 原来我早已经生疏了多年前抽烟的方式. 十点二十二分忽然收到钊的短信.仍然会慌张.以前我戏称这种状况是她留下的阴影,现在可以改口称作习惯了. 不会忘记,也不会刻意想起. 十二月份,刚刚好,时间回到原点,错位只在刹那间. 我知道你也有过 同我一样样的梦 你也知道我直到现在 还在痴痴地等 再次相对有机会吗? 能够重新再来过几回啊 这是个难圆的梦吗? 我们已经这样愿意这样付出一辈子 我的不是你的 我的前世今生嗯

Posted in about love | 6 Comments

握碎

十天长短. 手指扎了一根刺,然后拔出来. 微笑,欢喜,幽怨,滔滔不绝,错乱,错位,不是错误. 他说,不能埋怨. 她没有注意,他始终在注视她的眼睛,从头至尾. 她爱看电视,他在她眼里看到闪烁的画面,但没有他自己.心里一寒是肯定的. 他很温和,很优雅,时时微笑,甚至让他自己看起来都觉得软弱.但心里只有一句话在反复. 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一个晚期的病人,生命随时可能中止.所以他很清醒,他们没有时间争论,争吵. 只是他没有想到,那天的那个场景就成了他们永恒的高潮. 他尽可能的把爱贯穿进每个细节,一度他开始怀疑彼此价值观的巨大差异,然后否定,然后否定否定,然后继续微笑. 他仔细的擦着桌子,擦着她的相框,擦着窗台,擦着撒在窗台上的阳光和影子. 他想,他可能会有很久再碰不到这些东西.眼泪暗暗地流下来.这是他第一次自己作出决定. 他在她面前吻相框里那个笑盈盈地脸,他想他嘴唇上的纹路会一直留在她的笑脸上. 他想,是在第一次见到她时就爱上了她,他愿意这么想. 上车前,他还是忍不住哭了,发疯地寻找纸巾.她问他是不是想到了要离开.他闪烁其辞,称赞着天气. 他知道他们的生活永远没有交集.他只是想证明,爱是真实的. 压抑的思念像支肾上腺素,维持着呼吸和心跳.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