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6

关于破碎之花

一个问号,一个似有答案的问句. 不停的长镜头,不能同步被延伸的疑问. 被打动时,拼命追逐一个肯定,黑色忽然来临. 各异的花儿,各异的生命,裹着各异的装饰. 粉色表明爱情吗? 统统是花儿,统统凋谢. 为自己绽开过. 你知道你旅途上一直开着的那部车适合你吗? 那你为什么还一直开着它? 你知道你喜欢家门口停着的那辆. 那些漂亮的房子不美吗?那些漂亮的树林不美吗?还有树下被鲜花映着的墓碑. 十字路口? 什么样的答案更好? 是谁向你摇了摇手指?然后消失.

Posted in about movie | Tagged | 4 Comments

偶然矫情

这样的北风是削瘦的. 看看月份牌又看看风声,忽然想到桃花,桃花盛开.心慌. 树枝,麻雀,镜子里的人. 风里,角落里,看不见手指. 抽水马桶,呼啸,烟丝噼噼啪啪. 吸气,呼气,短暂的光.确有烟雾盘旋. 张望,伸出手,却是北风.风下夜景阑珊. 希望,在很远很远之外,也能看见我手里的火光. 这光却不能映在眸子里. 连成一片. 肯定,却无法探试.遗忘,却不能消失. 啦啦啦~收不住,收不住.妖娆.

Posted in about life | 2 Comments

距离

春天就在眼前了,那么近那么近,把手伸向新鲜的太阳,仿佛太阳就在掌心,很近很近. 雨稍来消息,绵长整天,忘记温度,恍惚三月江南. 真是奇怪,怎么该下雪的时候下起雨来呢? 黄昏的光又把雨碾碎,踏成雾. 早春的光景也可以用阴霾来表达吗? 前天夜里突然降温,房子里摸不到风声,可风把门吹的直响,有一点慌张,是催促的声音吗? 似乎脑子里仅存的一点点关于童话的浪漫都是冬天的气息,听到什么歌时,会浅浅地记起. 可无法拒绝阳光在脸上留下幸福,也无法拒绝时间. 希望这如画的春风能飞扬我洁白的衣角.

Posted in about life | 4 Comments

鸿毛有多轻

布拉格之恋真是一部完美的片子 但却不能像肖申克的救赎那样温暖 剖析生命原本是件残酷的事情 像是听到上帝的笑声 停不下的思索是那么的凄凉 或许死亡正是温暖的结局 在绿色中变淡 在白色中消失 你把生活看的那么沉重,而我却看得那么轻.

Posted in 未分类 | 6 Comments

一个人的江湖 (引自 黑白灰)

[1] 这里是我 一个人的江湖 没有刀光剑影 没有爱恨情仇 所有的一切 都已在那个风高清冷的夜晚 扬洒数樽 还酹江月 [2] 我已不是 初涉江湖的那个少年 经过了数万计的厮杀与对决 我已洞悉江湖中的冷枪暗箭和尔虞我诈 早就学会了 如何轻松的扼住 对手的咽喉 末了 也不会忘记 掸一掸我的白色衣襟 而且 要掸的漂亮 随意的 一 个 弧 线 [3] 漠北酒肆江南小筑或是塞外客栈 美酒我都一一尝遍 还有那无数美妙可人的 锦衣红颜 你笑?你以为不是? 管他任盈盈小龙女还是黄蓉儿 管他邀月楼还是醉花阁的头牌 哪个不叹我扮相俊朗 英雄少年? 一把宝剑 陪我仗义江湖 剑出鞘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再见,本命年

黎明前的夜空真美丽,灰白色的烟画在墨蓝色里,被大风吹的斜斜的.一点星辰. 年过过了,雪下过了,人走过了.再见了,本命年. 真希望能把此刻凝固.灯火层叠,不荒凉. 喜欢墙上这块挂钟,白色的,会"咔咔"的响,一秒钟,一秒钟...喜欢时间.喜欢宜家的东西. 曾到过一间屋子,里面每一样东西上都有"IKEA"的标志.忽然猜想,屋子的主人现在身在何方. 满眼满眼水绿的稻田兑上一点儿挤出云端的夕阳,再兑上一点儿新鲜的雨水,就这样吧.风声朗朗. 还有那巍巍青山,离离绿草,漫天黄沙,遮蔽了旅人的背影.脚印. 鼓声挽着暮色飘来,声声入耳,菩提树下捧着绿色紫色的桑椹神往.那些矗立的菩萨修罗们听着这千年的暮鼓晨钟也曾嗟出一声叹息? 袈裟,石鱼,守望,青烟.十二年后重游,那株银杏也不见苍老,时间的声音湮没在鼓声中. 咔 咔 咔 咔 ...... 是重游还是重归? 星星出来了,树上的小松鼠该回家了,走吧走吧,这里留不下身颈. 春天到来时,我是摸着窗边的小树枝,看着它一下子绿起来的,后来它替我遮挡盛夏躁灼的阳光,我替它擦拭叶子上的尘土. 后来经常打雷,空气闷热,偶尔大雨倾盆,我慌忙去关窗户,隔着窗户看它摇曳. 我想我是想念大雨了. 整面墙的电影海报,整个夏天幸福的味道.尹吾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叙述着各人走各人的路,各人数各人的手指头,呼喊着赶路,呼喊着挣扎,呼喊着干脆.酒醉后在布谷鸟的叫声中醒来,大口呼吸着清晨的空气.一点一点亮晶晶的,不是鬓角的雨水,不是打碎的酒瓶,不是漫天的星斗,不是面颊上挂着的泪.或许是大雨,或许是酣醉,或许是片云,或许是留不下的笑容. 我想我是想念大狗了. 叶子会枯落,但是叶子会再长出来.日子走掉的速度比季节的更替还要快些. 从马路上看,二十二楼的那个窗子只是一个小方块,死气沉沉,即使在晚上也只有微弱的光.让人联想到蜜蜂的巢. 空间被水泥分割开,与人格格不入. 趁叶落一地的时候去捕捉记忆,可留下的只有苍白.恍惚记得叶子沙沙的声响,可此时窗外白雪皑皑,落叶又在哪里?眼里格格不入. 印象中的冬天很浪漫,在很暖和的屋子里听外面很冷的风,雪人,脚印,奔跑,祷告,雪里的玫瑰把情人的脸映得娇红. 印象,印象,下雪后,路难走. 再见,本命年.再见,走掉的日子. 我想我快该去欢迎春天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走走停停

            来来回回,车窗上碎裂的玻璃被太阳照着,金灿灿的,真好看. 有人微笑,有人叹息. 旅途总是这么的安详.

Posted in about life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