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6

你看,时间不等我了

    都说,前世千万次擦肩修得这一世的一个回眸.四目相对的一刻,我慌忙回过眼神,冲着窗户外面笑.一团绿色,一团和气,你送我一个笑容. 很久没有细细数时间了,你知道,它珍贵因为它唯一. 一个黑夜,一个白天,一个黑夜. 照了一组照片,起名叫《我和时间一边儿高》,才发现我只不过是给了自己一个巨大的嘲笑. 嘀嗒嘀嗒,我的宜家的小挂钟. 原谅我匆匆过往,我只不过是一个自由的奴隶.

Posted in about time | 5 Comments

安静

跳下火车,大风催促寒冷,禁不住地颤抖.一百公里的距离,一片云的天气,然后,时间开始刷刷刷地流走. 夜里窗子上树影斑驳,到是没有国产压路机的轰鸣,除了电视也还安静.被遗弃的街,时间在路灯下打不出影子.被遗忘的闹市,废弃的喧嚣. 你可知对影成三人? 谁在最后迷失在百花深处? 收好那张车票,收好那张门票,收好票子里叠起的微笑. 看你手里的针闪闪发亮,丝丝绣上月光在水红的檐廊. 残月的光,却没有惆怅. 而我身着铁衣站在风口,朗朗高唱,对着月亮,背对着你.再也记不清面庞,远处战鼓隆隆,埋葬. 夜像盛夏被井水沁了整天的西瓜,清脆,冰凉. 早上,我并没有死在这床上,我把时间压死在了床上.我想我肩上的灰尘也一定很厚. 雍和宫门外的那家小店. 那个小姑娘手真巧. 我说,小姑娘,你做的东西真漂亮.小姑娘说,你长得像我的哥哥,他有一米九高.我笑笑. 香火的味道散得很远.

Posted in about life | 1 Comment

离开,离开你,离开

昨天电话差点丢了,害得我吓出眼泪来了.前天半夜吃饭,落在饭馆了,电话里有好多好多号码,短信,还有照片.如果找不到了,记忆就剩不下一点对照现实的东西了.范晓萱的消失听过吗?我昨个走在马路上就一直唱这个,我就想,电话要是真丢了,我就真的消失了.我当时差点给那个饭馆的老板和服务员鞠躬.我喜欢阴天,喜欢雨.我要出门了,去看程.两个月,我说我要去拿留在那儿的我的东西.很多,衣服,鞋子什么的.差不多结束了吧,呵呵,呵呵.我想夏天快点来,然后快点到秋天,还有冬天.站在雨里面特别慌张,匆匆跳上出租车,消失掉. 哗哗哗哗,没带伞,没伞.

Posted in about love | 1 Comment

给你

从没打算改变自己来适应爱情,就像从没打算改变自己来适应生活. 是的,我是骄傲的人.我不知道我的背会被压弯还是折掉. 是的,我的命好,但我想我仍旧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但我想扶我一把的人会比给我下绊子的人要比多得多. 是的,我知道,即便现在没有,但终于会有那么一天,我会摔一个或者好几个大跟头.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在这之后爬起来. 是的,游泳可以治驼背的毛病,我想游泳也可以让我们在陆地上站得更加坚实笔直. 是的,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下过水,我知道我已经游不动了,但我仍旧保留着习惯. 是的,有时我也会有一点驼背,但是你要知道,那只是因为我喜欢那个姿势罢了.穿不一样的衣服,有不同的姿势走路.就像不一样的心情上,挂的不同的笑容. 是的,我写这些你会说我不明世事,但是,你也不会明白,我快乐的方式. 是的,我对天发誓,活到现在我从没做过一件让自己后悔的事. 是的,你可以假装没看见躺在烂泥中的我,或者当真我没有存在过,但是,生存只是属于自己的权力. 是的,我知道也许不会有人习惯我的方式生活,是的,或许这真正是痛苦的源头. 是的,我是一只井里的蛤蟆,但,或许,你从没仔细注视过,我唯一的天空. 是的,爱情是带来快乐的工具,亲情友情也不过如此.但,有一点需要说明,付出远远比索取更能让人欢愉. 是的,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死在你的目光底下,但求你,不要为了我,叹息.因为从出生那一刻起,我已经选择了属于我的归宿,那是我的尊严. 好像,很多个月没有平静的心情了,这时会觉得很寂寞,我想我的朋友们了.

Posted in about live | 2 Comments

被融化的笑容

  与宗教无关,宗教只是一个象征. 但愿真的有一种朱古力,可以让人流出感动的眼泪. 朱古力也只是一个象征. 希望梦外面也能像朱古力一样甜香,润滑,在舌尖融化,将爱融化. 笑容同朱古力一道融化开. 微笑是多么善良的举动. 你能在那个旋转的盘子里看到什么? 披上红色斗蓬?或许,热朱古力更好. 自由.家园.宽容.善良.接纳.创造. 聪慧的北风换作了和煦的南风. 童话,童话,塑像上系着橘色的气球,系着调皮的希望. 凡事都有个好结局.完满的结局. 多想就这么被融化着,多希望导演没有刻意一个童话的结局. 回头看了一眼电视里演的傻B电视剧.  

Posted in about movie | Leave a comment

云上的日子 路途 梦 酒话

他出生在天上,在云里长大,从未触及分毫的大地.他总是站在很高的地方,看很远处,那边风光无限.他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站的更高,看见更美丽的地方.然后,跳下去,摔不死就继续生活,只要,不被凡间的尘埃沾染.但他却不知道,大地也是被尘埃垒成. 有时,他真觉得他像个神,被凡间的人供养着,却迟迟格格不入.他太自我了,也太骄傲,看不起那些无畏的纷扰,始终觉得自己披着华丽的衣裳便能高高在上.他爱自己的身体,爱自己的灵魂,爱到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偶尔,他也会很不安,因为脚下的云太过飘忽,不能像大地一般坚实,给予力量.慢慢的,他被孤立了,即使身边亲近的人也不能再同他一起飞翔. 他还有梦想,他必须跳下去,迟早不如现在. 忙活一天,竟然四次经过东直门的地铁站.13号线和环线的那个分叉口,那个广告,路过了,然后回头,然后寻思. 前天晚上差一点就被撞死,只差一秒钟,"砰",闷响,黑色广本转了三圈停在我们面前.当时也没多害怕,事后越想越怕,腿开始发软. 我是真的不大喜欢中国的当代艺术的表现形式.甚至厌恶.而那些鲜明色彩和形态的东西给我视觉,精神,身体上的压力,像梵高,蒙克,罗丹.仍旧崇尚表现派的意识形态. 宗明不开心,他不说我也能看出来.我和他说,是他给自己和她的压力太大了,爱存在于生活中,原本需要宽容的空间.有空间才能生长.他让我把我们三个人的故事写下来,写成小说,我欣然答应. 大狗也不知是怎么了,写绝望的句子,让人看了揪心,有很多话说不出的人,我也不能多追问什么. "我不会再上QQ了,也不会再用手机了,这些东西对一个人的副作用已经超过了它带来的方便,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过。" 一声接一声的绝望地呼喊,远远地撞击声.闷响. 若能触及锋利将我割伤也好,只怕是钝重的,钝重的悲伤. 庄周梦蝴蝶,谁只是谁谁的一个梦.

Posted in about live | Tagg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