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6

尾巴

似乎生活的改变是一个接着一个巧合或并行发生的事情错乱地排列在一起对现实与精神世界产生地影响. 近来,脑子里总是闪烁着一些具有美好味道的画面,却仅仅是闪烁. eric走了,我们竟然也要走了.和树道别,说我还没见你素裹银妆,和大红门道别,说,出了你又是另外的世界,和路道别,我说,我的静谧的院子啊! 我要去一个熙攘的地方,我对自己说,你该喜欢那个地方. 有多久没见过雨,于是在某个清晨被雨声惊醒,忽然想,那个石头的屋顶一定会很厚实. 有时忽然想起某个人某件事,然后压制,主观意识客观意识已经并成一条线,我希望,或许真的希望,可以一直这样延伸,延伸下去. 其实是没有时间思考的,夏天就这样被洪水猛兽吞噬了,两个七月的喧哗,而夏天并没有被延长.当看到一片叶子和着风爬进门廊.心忽然紧了一下,捡起来高高的放在头顶的地方,我是该高兴还是悲伤呢? 看着它再次落下来. 转眼又站在了夏天的尾巴上,那贯彻心扉的风在哪里? 有一天有美丽的晚霞,有一天有贯穿两极的虹,我站得很低,我离它们那么远.我没有单车了,我没有眼泪了,我没有了可以飞扬的衣襟. 有一天有飓风洪水,带我走,带上我,一起走,有一天. 径直走路,影子拉长. 总会在入睡前弥留的时候想起以前的事,说上一句半句痴话,然后被睡眠抽离. 最后,我忘记了大口喝酒的姿势. 我知道,我知道!!!空气还和从前一模一样! 月光下的城城下的灯下的人在等 人群里的风风里的歌里的岁月声 谁不知不觉叹息叹那不知不觉年纪 谁还倾听一叶知秋的美丽 早晨你来过留下过弥漫过樱花香 窗被打开过门开过人问我怎么说 你曾唱一样月光 曾陪我为落叶悲伤 曾在落满雪的窗前画我的模样 那些飘满雪的冬天 那个不带伞的少年 那句被门挡住的誓言 那串被雪覆盖的再见

Posted in about life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