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6

彼得堡遗书

你能做到,放下记忆,让记忆从现在开始. 我在你门口右手的街边,虽然没有河流穿过. 就像灵魂一样,即使死去了,在不能得到答案之前也不会安息. 请不要以为我是在钻牛角尖,在你所说的执着面前,我只是要对得起自己. 你知道你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坚硬,我也不是那么柔软. 就现在,和我走,去寻找答案,否则你也将一直游荡. 答案并不在你的身上,即便你假装看不见,你却不能否定. 或者,我在等的不是你,只是我的希望. 你以为我不了解吗?当我的灵魂站在我头顶轻蔑的嘲笑我的时候. 跟我走,我很冷. 你是在劝我放弃理想吗?或者是命令. 我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面对缄默一筹莫展了,我已经可以选择转身离开. 很多东西已经在血液里了,如果你恰巧没有遇上. 或许,当我们都不在了,那只遗失鞋仍旧会在寻找的路上不停奔跑.

Posted in about love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