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6

螳臂挡车

冬至,又是冬至.不多不少又是一年. 又没吃上饺子,也没出门,是个好天气,也并没感觉到夜比昨天长,整理电脑看到以前家的照片,说实话在那是真的没留下什么影像,要是没看到照片,我都快忘记了它的样子了.我这人就是这样,往前走一步,就会开始惦记从前的日子了,这些年挪动了不少地方,也就攒下了不少的记忆,记忆层层叠叠,然后就被层层叠叠的记忆拖下水,我知道我这是自己找罪受,可我也知道我这辈子最恐惧的就是忘记.忘记了昨天的你昨天的声音昨天的气味儿昨天的自己.昨天的是我唯一拥有的,也只存在我的脑袋里,拿不走,也不能分享.我调侃我是最幸福的人的时候,就是我在幻想我抱着一辈子的记忆安详死去的时候. 我是真的非常非常害怕,我真的将要被生活征服,因为忽然发现自己如此的懦弱,完全丧失了抵抗的力气甚至是信念,我是那么自大,大到忘乎所以,大到让自己开始呕吐.信心也悄无声息的衰弱,我发现时我已经不能再看见.我想这是痛的根源. 或许按老高讲,这只是一种常态,在每个像我一般年纪的人的常态,或许这样可以让我站在一个宏观的高度去俯瞰,但我终归只是一个浅陋的生物,活在狭义的卑微中挣扎.请别鄙视我的疼,那对我来说是巨大的,不可挡,不可逆. 原来,我还不是那只螳螂. 求索的终点仍是求索,所以陷入自我质疑的涡流,痛苦永生存在.我还不能把我的信仰交给上帝或是你,所以我不能埋怨. 我把自己当成一个缪斯的影子,一次次地搬着石头上山,看着石头一次次地滚下山.荒谬的英雄主义. 原来我们追求的最终目的都是一个,让自己和别人一样. 2006.12.23 2:28

Posted in about life | 2 Comments

正反面

发芽,成长,心有点儿慌,是缺氧还是缺乏营养,浅浅的抱,浅浅的扎根,浅浅的暖,浅浅的笑. 迷离着,空洞的,不明确的想法,不肯面对的叹息. 风里只有冷. 一只无法摆脱浮力的鱼,浮在水面. 它说,它看不到风声.

Posted in about life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