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7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被搁置这么久,键盘上的字已经忘记了熟悉.是,我换了新的键盘. 有很多记忆需要被陈述,很多记忆却被搁置,我给自己找了一个唐璜的借口,惰性.希望自己没有被困顿,也 没有迷茫. 此时此刻,只希望更多的发生在这些日子里的记忆被唤起,尽我所能,如果我还有力量,如果手指还没僵硬. 是的,我是说,在今晚,我的精神再次被开启,感谢那个被叫做火的人,感谢那个叫我猫的人. 我需要燃烧. 悉数日历 06.12.31 买了一个宜家的八角烛台,点上蜡烛拎着出去四处游荡,在子夜十分高唱友谊地久天长.然后,换上一本新的 日历,换上一声叹息,新的一年的第一声叹息. 07.1月某日 机场送行,姐夫和小外甥,笑盈盈的脸,相对,挥手面对着消失,却不知这消失的永恒.紧紧抱着姐姐,却不能 猜到旅行的意义.某一刻,我不明白眼泪的理由. 07.1月某日 深夜短信响起,我并不担心,因为我找不到恐惧的缝隙. 07.2月某日 机场送行,姐姐,她的家庭和理想,再次面对着背影,我敢肯定,有一刻,我是感觉到轻松的. 07.2.9 惯例一样的每年一次的见面,吃一些饭,喝一些酒,唱一些歌,流一些眼泪,回忆一下不敢回忆的过去,我们再 见面却再也不谈及将来.我很高兴,甚至可以说是快乐的,我想,这一年的这一次我不会哭.说着不关心的事, 唱着不着边际的歌,有一些事情可以被我抛弃,可是时间却不能忘记.忽然安静,我忍不住止不住的抽泣.即使离开烟的缠绕,我还是能看到我们年轻的样子在太阳下奔跑. 07.2.17 没有因为时间而恐惧,平和的除夕,把挣扎带到床上却带不进梦里.我喜欢鞭炮的味道. 理想总是充满讽刺. 07.3.1 短信再次深夜响起,忽然意识到,窗外已是大雨倾盆.我想是雨带走了我的眼泪,雨是想冲洗掉记忆,关于一 切的记忆.我不信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但我已不能不相信头顶的那个天堂. 07.3.3 持续两天的雨停了,唤来的偌大的雪花飘荡.它那么温柔那么美,我仰着头,忘记了冷. 07.3.10 因为看过秦大的书,所以来到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旅行不如短暂的生活,计划是牵绊.遇到花时间和另外一个西西. 07.3.25 一年约定,又开始能够感知,温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6/2/he_say,2007032634815.jpg[/img]

Posted in about life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