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7

沉淀 一

回到卧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瓶子.那个装着五颜六色的星星的星星形状的瓶子. 这个瓶子是我后来换上的,原本的那个,在毕业时收拾行礼的时候慌忙打碎了,星星散了一地.慌忙去捡,然后眼泪也掉在地上. 我知道瓶子再也不能恢复成原样了,就像我拥有过的很多东西. 那以后,星星也再不是三百六十五颗了. 一封迟到打开的信,邮戳和日历是重合的数字,我捧着那摞厚厚的纸傻在一旁.当真是三百六十五天的情绪站在我身旁.不差分毫.我只能叫作它玩笑. 还记得这个歌儿吗? 我是个大女孩 在这广大的世界里 如果你离我而去 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我知道 我一定会非常的想念你 非常非常的想念你 …… 我看见第一片落叶飘下来 如此的金黄而美好 外面真的很冷 就象我的内心一样  我是个大女孩 在这广大的世界里 如果你离我而去 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我知道 我一定会非常的想念你 非常非常的想念你 …… 外面正下这雨 泪水从我眼里滑落下来 这一切为什么要发生 又为什么要结束  我是个大女孩 在这广大的世界里 如果你离我而去 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我知道 我一定会非常的想念你 非常非常的想念你 …… 你的双臂拥抱着我 温暖如火 但当我睁开双眼 你却离我而去 我捧着星星,他们像水,无声无息的更迭. 山不高,水不远,做不成路人. 后来,我离开了那条我们每天走过的路,后来,我知道,你总是在我们身后静静地看着我们. 后来,没有了遇见地理由. 7.21 晚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龙舌兰的爱情

他仔细吸吮着撒在她手背上盐,仔细地仿佛要把那个画面永远定住. 他多想在那一刻流出眼泪,眼泪滴在她的手背上,连同融化的盐一齐渗进她的皮肤里,还有心里. 那时候,她的手还是温暖的. 盐慢慢在他嘴里融化开,他似乎尝到了她的眼泪的味道,他知道那只手充满了力量. 他还是把脸贴在她的手背上,她已经感到羞涩,他已经开始忐忑. 他挣扎着坐起拉,合着她的眼泪把龙舌兰一饮而尽. 他决定喝光他的热情连同他们还温热的记忆. 他相信,黎明的光会遮蔽所有的影子,连同他们手中攥着的火. 他后来回忆不起那天的柠檬是不是很酸,她的连上挂着怎样的笑,那个火光有没有又在梦里闪耀. 7.20  15:24   回津路上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不得已 不得不已

是我远离了这个城市,还是这个城市抛弃了我. 我不能承担的究竟是渐行渐远还是关于自己的背叛. 只要还能感知悲伤,事情就还在我的控制范围以内. 或许真的,是自己强迫自己. 我一定要向自己澄清一个事实,这样持续的情绪究竟是来源于爱还是那些卑微的失去带来的困惑. 涌动着愧疚,无可奈何,还有欲望这些可悲的字眼. 我固执的想象着爱应该成为的样子,是为了开脱模棱两可的自责. 上帝保佑理想于现实缩短差距. 7.22  15:34 中巴上 写这几个字时情绪很不稳定,现在誊在电脑上时省略修改了一部分.我想我应该平和些. 可能是我太累了. 生活在生活构架不断被打碎然后重建中得以继续. 逃离的意思是,被迫出走.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说话

当下的  你并不觉得幸福的东西 其实你只是不知道它的名字就叫幸福 我在操场上一圈一圈的走着  看着天上的星星一圈一圈的转着   云朵走了就再也没回来过  直到有一天 我也走了 地平线的地方整晚通红   像是在燃烧 我迷恋调眼泪时的感觉 你一直在哭  乖孩子  别哭得那么利害   要不一会你会觉得很失落 就像做佳节又重阳爱之后的失落 其实情绪很单纯  一些小快乐就可以让我们满足 其实飞翔的感觉或许不好  我们拥有的只有渴望  这个世界有一条路  你不沿着它走  会死吗? 死不是痛苦     可过程呢?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