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7

南辕北辙

现在已经完全脱离了现实,纠结在私有的空间中. 昨晚上吃饭,和姐姐讨论星座,然后就讨论到妈妈的星座,我拿出万年历一查,7.11..... 呵呵,老妈也是巨蟹座啊,回忆,回忆.... 接着,晚上做了一个梦,好像很久没有如此清晰的梦境了,梦里我还不知道是在梦里,欣欣然,突然被阳光惊醒,世界被另外一个世界覆盖,南辕北辙. 好像是在家的地方,姥爷过生日,我在门口徘徊,寻思着什么,忽然一个人影晃了出来,朝我微微笑,惊讶一下子变成顺理成章的平静.我拉起她的手走进门里,阳光在我们身后,拉出和那天一样的背影. 很热闹,很多人,姥爷和姥姥坐在中间,我和家人一一介绍,带着一点骄傲的神气. 后来晚饭散了,我送她走出来看了看天色说,你回去吧,晚了.她点点头,转身走去,我似乎看见了她的泪水掉下来,掉在尘土里.我追过去,拉住她的手臂说,晚上在我这吧. 后来,我们到了一个并不熟悉的地方,我拉过你的手,拉你到床上,拉你在我的怀里,相拥着睡去了。 一直到阳光把我惊醒.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写你 给我

接到她的电话并不意外,每一次她都会在我短信过去的半天内把电话打过来,然后问:你是谁? 声音反到有点意外,我竟一下子认不出她的声音了,我想这也是好事,她的烟抽得少了. 她语气的平和也是出乎我意料的,我甚至想象她在一边和我说话一边面带着微笑.这反到让我有点不安了,可能是已经不太习惯听到这种平和的语气用那个声音发出来. 白天突如其来的想念.仔细探究当年一见钟情的原因,记忆中只剩下痴痴的笑和海河边上金色的阳光. 我还是很羡慕自己当年的无可救药地迷恋,那些才让我的青春完整并且激荡. 你知道吗?我给很多人讲我们的故事,然后看着他们惊诧和羡慕的表情. 岁月就是这么无情,一晃晃都快6年了.我有一点遗憾,我现在也是用一种平和的心态写下这些字,谁也禁不住日日夜夜风沙的磨砺. 我还是想飞的,像那些年我的头发吹在风离,可是我的心已经没有那么轻盈了. 你仍然是我这辈子最愿意娶的人,我现在还是这么认为的.你在我血液中,我已经习惯了在你的影子里看别人,一颦一笑. 冬天时,终于从你口中听到了让我惦念了那么久的几句话,我只能抱着激动然后默默悲伤.就像看着最亲密的人在怀里慢慢死去. 我不知道那个眷恋还有多深,也不知道是不是和你的距离才使它们变得无法抵挡. 五公里的距离不可逾越.我在公路这端,你在那边. 处暑,夏天的尾巴. 很多很多的悲伤堆积在一起,变得不再锋利.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打喷嚏了?我想你了

天黑下来了,空气凉下来了,心静下来了,忘了夕阳的黄昏. 请用加州的口形一起和我说:cool~ 更新了几个链接,以前的名字舍不得改,就这样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随处说离别

其实我应该微笑的,看着你们一个个走开.,离开视线.或者是,我一步步走开,直到你们离开视线,并且面带微笑. 好或坏的区分在于事实,并不是自己. 虽然无情,但我还是个良善的人. 某一时刻,想把自己重重地摔在墙里. 归属的问题在千万遍的重复着. 你不等我了,我也走了. 影子好看. 刚才看到一个好名字:随处说离别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静 真好

今晚没有雨,今晚却最凉快. 天亮的果然晚了许多,这个点儿了,外面还一团黑,一个灯也没有. 我果真是个无情的人,欣喜仅仅来自记忆. 基本上对社交活动排斥,不过偶尔参与一次还是挺好的.像今晚,那些法莫道不消魂国人都说我像印第安人,郁闷了.不过,有免费的红酒也是不错的事情. 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打动我. 我想我的沉默和退避是因为不在乎. 每个人都有那个那样一个可爱的侧面,可是我已经不能再因为那个侧面去喜欢上他们. 在夜里在车里听音乐的感觉真好,但是追求和寻找会破坏平静的气氛. let it be 原没有说起来那么简单. 忽然发现自己的无情是一个可怕的事情,还是我把自我暗示全部当成了事实. 存在即是感知,所以我也无可奈何. 大伙陆陆续续地都搬了家,可能我也快了吧.不过,无所谓的事情了,你看我连音乐也很少换了. 早安  只有在床上时才会留恋床上的时光  呵呵 慢慢养成了不被打扰.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