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7

我思念的秋天

转眼回到北京又是半个月了,连带我消失的一个月的日子,时光好像始终被肥皂泡笼罩着,模糊,有一点异彩,并且不能被长时间纪念. 还是很高兴,在这个季节变迁的时候,我是走在熟悉的街道上,看着太阳越来越低. 这些天一直想写点,记录点,也激动过的,也盲目过的,也悲伤过的,也思念过的. 可是每次刚开始有 动键盘的激动,激动就一下子不见了,决不是渐渐隐退. 一路上没有带着相机,所以没什么影像留下来.也没带着笔和纸.所以,其实什么也发生过,只有一点正在慢慢消退的记忆,你们谁也看不到.并且伴随着我现实世界的此消彼长. 到处都在拆房子,盖房子,到处都是人,每一刻都有新的形状发生.我差一点生疏了我的键盘. 每晚都要喝一小杯龙舌兰来取暖,原来在外面沾盐啃柠檬都是耍样子罢了. 回来的13个晚上,只在家里吃了三回,辗转的菜,辗转的面孔,有一刻,我差点以为,我的生活也是辗转的. 这个秋天的天空很美丽.到了晚上甚至能看见大片大片的星星,而在黄昏,有让我不得不舍的美丽夕阳. 下午在一个朋友的工作室门口,忽然想长久地注视墙壁上已经干枯地爬山虎叶子,然后想起了我的小时候放学回家路过的公园,然后想,不管在哪,秋天的爬山虎叶子都有着相似地形状,就像秋天年复一年不期而遇地来临.散坐在阳光下,阳光依然灼烧. 雨一场紧似一场.气温在一个月里下降了20度,到底哪儿的空气才是我熟悉的味道. 我喝多了,打开门,也不知道用什么英语和Regis念道着,你闻闻这空气的味道,它让我记起我的从前. 徐白白给我算了手机号码,说我这两年的运气好的不得了,别人挖了井打水请我喝,而我却是爱喝不喝.我知道我这样是不对的. 所以,我想要为下个月的出行好好地准备.可是我还没有到那个城市,我的激动已经慢慢消失了.我还没站在陌生里,我已经开始想念故乡了.于是,我慢慢明白了狗当初拒绝宋的理由.我把自己想的太有想象色彩了.是我压根就没有勇气,还是缺少了追求新鲜的理由. 别人挖的井打的水是甜的,我不是不想喝. 有一天夜里,和李钊写了上千子的短信,说了我这5年没有说出的话.不知道怎么,我就忽然平静了,当再看到这个名字,没有了一点的慌张. 我想,这个锁,我解开了. 关于渐变和瞬变的问题不想再讨论了,变了终究是变了. 有一个我不愿意说出的疼痛这几个月一直缠绕着我,它中断了我的生活.而生活,是一个绝对物质的世界.与记忆无关. 我不知道我还要背负着这个疼痛过多少中断了生活的生活,但是,生活仍旧一日千里的走在路上. 我开玩笑说,我要在我生日那天上飞机,这样,我也可以当两个白天的寿星.但是我想像说好的那样,和老吴,粽子,小千,小熤一起过生日. 眼睛快睁不开了,激动也慢慢消退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