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7

过期 (转载)

[  过期 ]   1。     谈话就是一个试探的过场,如果你愿意做一个不要脸的小丑,那麽你将能预见下一个分手。     我们。 这个词不是可以使每个人都能如愿的和另一个人撤上关系的     我嗓子发紧,于是, 我没有留下婉转的尾音       你和我~ 就这样了。         谈话就是一个蓄谋的试探,如果你愿意做一个死皮赖脸的小丑,那麽你将能成为宪有暗香盈袖法头筹的高手。       寂寞。 这个词不是可以使每个人都能随心和另一个人找到共鸣的       我情绪尚佳,于是, 我没用收气倔强的下巴说些心心相悉的话     你和我~ 还是这样。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幻觉

我出了很多道题让你作答,但是我太粗心,只看你表情潇洒,却忘记检查答案. 再后来,两个人抱在一起坠落,我停不下来地思索明天.你固执的抓紧我,情愿坠落. 消失在遗忘之前.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小雪

今日农历十月十四,小雪节气,气温下降,开始降雪,北方已到冰封季节,请注意御寒保暖,防感冒. 昨夜西方复活节,房东终于赶在这天把暖气恢复,于是夜晚温暖无比. 睡得不算早,起的也不算早,但是我还是拾来了半个白天.冬天的午后,看着都那么幸福.太阳透过天窗把光斑映在地上,墙上. 这些天过得松散,也总不出门,也没见什么人没打什么电话.所以也就没什么想念没怎么拧吧.捧着最后一缕晚霞,细细地抚摸. 就等雪了,就差雪了.这一片的宁静啊.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等一秒 下一秒

我想找个人 然后给她一个盛大的典礼   但是我找不到 如果没有月亮 就用星星代替 如果没有宫殿就用大山代替  如果没有一路的鲜花就用阳光代替 如果没有那个人  我收起记忆 我还是在追求三万英尺的坠落 但是 我也开始享受  眼前这片安静的大地 你能听到水声 那是带来温暖的声音 可是  温暖怎么也等不来   所以  我睡了 梦里全都是割舍不下的温暖 如果我现在更新  这里将没有你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走了啊

你证明了你的存在,然后你的存在和现实背道而驰. 谁也不会真的知道谁,谁只能知道他的当下的能感受得到的.所以,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你总是说是前世欠我今生来还,如今你以还清了,下辈子不会再相遇了,祝你永远幸福,我们不会再见,你也不会再难过了" "走好,从此我不会再记得你.生生世世都不会" 或许,我喜欢上一个人只是因为这样一句话,可是当声音在空气中渐行渐远时,我的目光该停留在哪? 我知道你也有过 同我一样样的梦 你也知道我直到现在 还在痴痴地等 再次相对有机会吗? 能够重新再来过几回啊 这是个难圆的梦吗? 我们已经这样愿意这样付出一辈子 我的不是你的 我的前世今生 呵呵  呵 做个铃铛吧,风不来时它不想. 都不许伤心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不只是至少

带着一点淡淡的甜蜜进入睡眠. 不只是至少     呵呵    希望不要像上次一样,一个再见,一年半之后再见. 我已经不像从前那样什么也不说,持久的假装傲慢. 我怀念看到浅浅的笑,你的和我的. 可能我这20多年都是拧吧着过来的,结果把自己累坏了. 我想,接下来的日子,我要尝试着改变. 拍拍胸口,它们全在这儿,哪儿也不会去,也不会消失. 我还是个舍不得的人,只能等别人替我划上句号. 我盼望着再某一天遇见之后的那声再见.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不停留 不留

趁着12点之前,换掉歌儿,换掉字儿,换掉鞋子,换掉气氛. 惦念着冬天的冷,风却把惦念锁在门外.于是我一个人吃一个蛋糕,数一棵蜡烛,等一个继续. 惦念和嘴边呼出的哈气格格不入,于是我盯紧了手里的放大镜和中央电视台的天气预报员. 所以把生活捡起来,让它继续活下去. 呆会在梦里再告诉你明天的天气.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