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7

酒后坦言 并没有乱

安静一下,让我细细回想一下,事情的经过. 房顶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昨天晚上的风比这个大多了. 我挣扎了半天,还是把她拉过来亲了她.我尝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味道,这是在我猜想范围内的.从前这个是我不能忍受的,但是,此刻,我是那么的缺乏温暖.但是,我还是在质问着自己,这是正确的吗? 我想,她的全身都应该有另一个人的味道了,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承受不起的,但是他还是紧紧的抱着她,在那个时候,没有什么事比近近的挨着她更重要的事情了. 我想着,不能再和她做佳节又重阳爱了,起码短期内是不行了,然后我觉得狠失落.失落是表面的情绪,事实上在那个时候,我恨不得去死. 我想问,你换了床单吗?   我想你肯定换掉了,可是被子呢?枕头呢?   当然,可能在我之前,那些已经带着那人的味道了.是因为你,我才能忘记. 我其实,也是一个有精神洁癖的人. 和你做佳节又重阳爱,只是为了,离你更近. 霸道的讲,我要你的心,也要你的全部.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我喝了点酒,我也是又要求的,我也是可以去要求的.三十五天并不长,但是,并不短.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意料之中的差错 全心全意的坠落

你一直没睡觉 恩 快去睡吧 这会已经不困了 太阳升起来了 脸上热热的 你没有给我打电话呢 我以为你睡觉了 好像是 我是在等你 还是在等 时间 那别等了 睡觉吧 一定要睡着 或者在等太阳? 我 并不困 你还能刹住车吧 刹什么车啊 你说话 你说话 你说话 别这么干着了 一言不发的 我装不下去了 人呢 人呢  人呢 忍 呢 在这 我知道你在那 你不说我也知道 你在和我一样 对着白屏幕看着 然后不停的点着鼠标吗? 我的屏幕是黑色的 好  你过来一趟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不太久的往事

他在进行一件,他只能称之为游戏的事件.他不知道他想在这个游戏中得到温暖之外的什么.用她的话讲,他的情欲太过旺盛. 他在她的身旁不停地比划着,说着,似乎是忙碌着的.空气太冷了,他必须给自己制造一点有温度的事情,这样他才能给自己一个勉强的理由继续进行这个称之为游戏的东西. 他总是觉得,在游戏中,什么都还不够好,所以他一直在努力让一切看起来漂亮一些. 但这次盒以往不同,他已经厌倦了出演自己导演的戏. 他只是在努力寻找一些真实的温暖.或许点燃自己,他需要一根火柴.事实上,他是燃烧着的,他知道. 他不知道这些年过后,他还有多少能量可以维持这场火焰. 所以,他想他着的每一秒中都能在她身边. 他摸得着她的脉络,她听得见他的思绪.她的心跳比一般人快一点,他的想法比正常人飞一点. 他知道,他们各自抱着自己的疼站在回忆里.事实上,他是在小心翼翼地回避着她的,而她,并不曾让他靠近过. 他不敢贪恋一点多余的她的温度.他在一条离她最近的轨道上,注视着她,但不能相遇. 在某些时刻,比如他在她身旁睡去再醒来,他会忽然觉得冷且虚弱,从另外一个世界回来,他还没有准备好姿态面对她的表情. 停    凌晨四点的冰点                                    2007.12.12  4:00   17天前写下的字.17天后,很多情绪已经大变.我想要每一刻清晰的痕迹. 我知道我很荣幸,这个月里,我几乎占据了她所有的工作之外的时间,是一件足够温暖的事情了.                                    2007.12.21  01:16 补                                           2007.12.29  7:17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请在这个惨淡的灯光下,注视我的脸,否则我将一夜无眠. 放在外面的啤酒,比冰箱里拿出的还要凉. 我没有见到今年的第二场雪,但是路过时,不小心踩到了路边的残雪. 我在翻我们认识那天的聊天记录,我在听我们认识那天听过的歌. 消失的光年 我打算推一晚上砖头,或是干点别的什么. 酒不多,我得留一点给后半夜. 上帝,我知道,我违背了承诺,在第一场雪之前见到了你.但,请别这样惩罚我.我可以给你我十年的生命. 听着屋顶上的狂风刮过,我的心会疼的. 抱歉,我很难站在第三人称去想这个事情. 4:17  狂风大作   我离窗户16米远,仿佛仍然感觉到风吹过来. 不许睡觉,尤其是不许睡着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续冬至

岁岁年年的不同. 在这样的时刻,我还是站在这里,看着白天一点一点的长起来,夜慢慢变成短促的呼吸. 我站在正午,站在南回归线下,遥望北极. 傍晚的太阳带着一点黑夜的不舍,轻声呢喃. 其实,是一个阴霾的天气. 两年,像一个起点的结束.轮回只是,刚刚开始. 睡吧,最深沉的夜. 吃了饺子,冬天就不怕冷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你欠我一半爱没有做完

她给他的那个在他心脏位置的吻像刀锋一样刺穿了他的胸膛。当她离开的时候,他没有感觉到疼痛,他被电光火石的幸福带到了很高很高的空中,他看到像是天堂里一样的白色的光笼罩着他,所以在那一刻,他已经忘记了生死的间隙。 一些令他自己都震惊的感受前所未有,他第一次忘记了悉心的编导,以及编导身后纠缠的欲望,后来他回想,那时候,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存在丧失了本质的意义,关于温度或者现实的之类的问题也没有必要再谈及。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to be number one

祝,我们挚爱的大因超越穆勒纪录,完成了欧战的第63个进球!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