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8

四目相对,五个小时,一言不发. 我觉得我要崩溃了,我已经没有能量继续维持这个气氛. 可是我的眼睛不能离开她的眼睛,一刻也不能. 眼泪时不时的涌出来,我也不躲闪,在她面前,原本没有什么可隐藏的. 这几个月,一颗眼泪都没有掉过,于是都给了今天. 一向以为,能流流眼泪是种很大的幸福. 后来我问她,要是这些日子平静的走过来,我们再像这样面对面的坐着,在这个熟悉的地方,会是怎样的情景. 等待这一天,等待这一刻,我几乎花掉了所有的力气. 看着她的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还是如旧的爱着她的.该凉的东西会凉下来,可是一些原本发热的东西就这样一直热下去,永远也停不了了吧. 她的眼神竟像以往在这个房子里的样子,透明,直接,安静,甚至带着一点爱怜. 然后,我也像以往那样,义无反顾的被穿透,被抛向空中,然后飞行. 然后,我就忘记了所有过往,无可选择地,在这一刻爱上了这个陌生的灵魂. 我若无其事的说,我爱你. 看到窗帘我会哭,看到沙发我会哭,看到烟灰缸我会哭,坐在地上,抚摸着地板我会哭,这个十几平米的空间,在某一刹那,我是属于这里的. 抓起她的手,放在我的唇上,脸上,记忆着每一个熟悉的细微的动作,然后听着眼泪流出来的声音. 夜中间,有一个梦幻,所有的所有都还和从前一模一样,我躺在熟悉的地方,看着熟悉的背景,触摸着熟悉的身体.之前有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可是我现在已经回到了温暖的现实,再也不用担心,再也不用害怕.她的身体那么暖那么柔软. 清晨,我忽然惊醒,原来那些凉下来的东西,已经面目全非.我的爱在那,不远,脚下,确是数不清的深深浅浅的沟壑. 眼泪混合着汗液体液,流淌在身体上. 后来风很大,几乎要把我吹走,等了很久的公车,站在以前留下的脚印里.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轻 眼角 声响 梦

雨从清晨的时候下到清晨还没有停,也没有变小. 然后我就一直僵硬地坐着这个椅子上,差不多只是坐着. 没有伞,没有雨衣,没有出门. 从兴奋到焦躁到焦虑中夹杂着困倦. 没有目的,也没有目光,平行的,飞驰而过 选一个焦点,猜月光狡黠. 谷雨,农历十五. 农历三月十六,雨天和星期一. 潮湿慢慢渲染. 找一个伴奏,找一个人填声音的空白. 找一颗雨水,找上次蒸发的痕迹, 有你的味道.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一边看着嘴里吐出的烟在头顶上慢慢飞散开,一边又狠狠地抽上一口,一边感觉的精神慢慢的涣散 后来我想,这四个多月的喜乐哀伤就随着这烟一起散了吧. 当然,在那时,决没有这样的心理暗示. 因为,那时我的精神已经涣散了. 只是后来我想,或许它们是在相似的时间,以并行的轨道行驶并且逃离的,那么,就把它们放在一起,变成一句话吧. 本以为我们家老温也会来,我还一直惦记着让他请我杯酒呢,可事实上,后来估计是因为被姑娘缠住了. 没有很多的笑,至少,是一些笑不到里面去的表情. 其实,精神溃散的速度和力度是我料想到的,只是还是没能完全做好准备. 当然,还要伴随着身体的溃散. 生活忽然间出现了一个硕大的洞,站在里面大声喊,回音震耳欲聋. 胸前的洞被用铁水填死了,硬邦邦的,掉在地上叮铛作响. 害怕,害怕像潮水,缓缓的,却在闭眼睁眼之间浸到了胸口. 透支的生活我用身体去弥补,那透支的爱情呢? 站在北极,扔掉失灵的指南针,拿出一个硬币,猜一个正反面,然后走下去,往哪里都是南方.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你说的一些不可原谅的话,做的一些不可原谅的事,不管是出于什么样子的动机或者情形. 让它们都停止吧. 我想,或许我并不需要听到那句,你走吧,就可以离开了. 呵呵,也许我真的像你所期望的那样记恨上你了. 这是很难得并且珍贵吧. 这下大家满意了吧. 从此,我的悲伤再与你无关.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光环

这绝对是一种化学变化. 看到她的照片,忽然间那么遥远并且陌生,现实与记忆中的形状如此格格不入. 我想,或许我的忧伤快到尽头了. 仔细琢磨最最里面的滋味,似乎有一点轻松的喜悦夹杂着. 慢慢地看着,我爱着的人在记忆中慢慢模糊,慢慢的没了脸孔,慢慢的没了身形,慢慢的忘记了思考,慢慢的变成仅仅看起来是一团模糊的颜色. 不是因为事情本身,看着这种变化,就会很难过. 事情本身已经被装载一个盒子里,密不透风. 若去除了光环,就再也飞不起来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清明

或许是真的,再狂热的事,走进坟墓之后,也就剩不下什么热情了. 如果你一心追求热烈,那你现在就去死吧. 倘若,离别和伤害拥有最强的力量,那我们的生存是为了什么呢? 短暂的瞬间值得永恒吗?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自我的救赎

翻看一点东西,忽然想起临走那天晚上和一个人的一段对话 我是在爱上我假想中的你的过程中又爱上了你给的片刻温暖.现在,我并不想否定那些温暖的真实性,也不想质疑那些给予与被给予的温暖的出发点到底是不是和你有本质的关系. 我现在很安静,就像在飞机上,看到的那个一直和我遥遥相对的从小到大就和我遥遥相对的猎户星座那样安静.只是静静的绕着天际旋转. 现在还是没有适应过来北京的气氛和气候,似乎那些喧嚷的地方喧嚷的人们已经变成了生活的全部.温暖的流水一样的温暖被迫不得已的凝固在那.而现在,阴柔的空气似乎腐蚀着我的每一个关节,然后忽然因为安静而焦躁不安. 其实已经没了主张,随波逐流,可是我离开了那个大湖,于是就算雨下的再热闹,那些涟漪和波浪也仅仅成了一种幻象. 那个大湖把我的一时冲动变成了一段生活,绝对美丽和柔软的生活.生活的手就像是湖面上的风,然后你在上面飞行,低头就能看见蓝天和自己的倒影. 喜欢的可爱的面带笑容的人们. 小七是一个会动的万能VIP卡,小七是一个早点铺一个饭馆,小七是一个药店,小七是一个管家婆,小七是大七的小七. 暖暖是个漂亮姑娘,暖暖是个好姑娘,暖暖是个安静的姑娘,暖暖是个聪明的心思细密的姑娘,暖暖是个会让你甘愿去爱护的姑娘. 高山是个看起来像我们家温暖的帅小伙,有科本一样的嗓音和感染力,会唱难得糊涂还有钟鼓楼还有come as you are. (待续) 后来,我也变成了会动的VIP卡~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只在这一转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