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8

温暖 转移

倘若,当真一切转回起点,我会不会感到愉快,会不会带着遗憾继续旋转,会不会记恨,会不会回头纪念. 就像今天带着眼镜,穿着那件有小小绿花的衬衣,是不经意,却不能不在意. 终于又去了潭柘寺,不是在本命年,也不是和她一起,一些一些的诺言终究没有兑现.我已经张开了手掌,不再害怕报应. 即便是快乐的. 我说,我要去澳大利亚,那儿正在下雪. 每个春天都会有几天像是秋天,今天就是.夜里出门要穿外套,切忌. 决定放弃那些错觉或者刻意的精神上的身体上的暧昧. 即使是将温暖转移,真挚和义无反顾还是首当其冲的事情. 爱我吧,笑着对我说:滚蛋!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恋人啊

有力气就折腾,折腾累了就睡觉,睡着睡不着差不多,已经不能在有光的地方安静下来. 我还是被记忆折磨着,我的百般努力并不能将它们抛下,它们幻化成无数个碎片漂浮在空气中,落入眼中.. 恩,有点意外,她躺在我怀里的时候,我竟然也很安详. 她问,我们不是说好紧紧拥抱到天明吗? 她说,我的心脏跳得挺平稳的. 后来她说,很多时候已经触动了小心脏,只是她更相信命运. 其实,你也用最柔软的方式触动了我的心脏. 看看我俩的照片,看看我们的笑,那不再是晦暗的寂寞和新奇下的影子. 有好多好多小细节,交错的刺痛和被打动. 它们属于谁,它们不只属于谁. 只是,发生和形式一样重要. 我翻身背向她却被从身后抱住的时候,她把手交到我伸出的手中的时候,在王府井大街上她挽住我手臂相对儿恋人在逛街的时候. 我说,在这儿的时候,你是我的爱人,我们是爱人.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念西湖

忽然怀念杭州,潮湿明媚的三月.是的,怀念比想念这个词更准确些,因为我不知道记忆可以保鲜多久.也许一切可爱和关爱并不会被五月的艳阳的蒸干. 是的,那是一段柔软的记忆,就像现在喇叭里柔软的歌儿,不剧烈,不温吞.或许,一切都还太快,一切都有点来不及,但是我们都不会措手不及,对吧? 或许,我在你们的心里不是那个最最刺疼的位置,也许,你们在我这也是浅浅的行走,可是我是个无法拒绝美丽的人,并且,我们不是都很真挚吗? 嘻嘻 盲目的闯进一个梦中,却发现每个人都在朝我轻轻的笑,一个巧克力做的世界. 精神燃烧过后紧跟着身体的燃烧.下飞机的时候我的脸是红红的,上了大巴却迫切的想去厕所.北纬30°15′36〃的空气开始带我飞行.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片刻

一口气屏住,再睁开眼睛,二十三天之后,阳光刺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记忆广泛的模糊,片刻细节闪闪发光. 混乱的生活,混乱的时间,混乱的地球. 酒吧,婚礼.酒吧,打架,酒吧,姑娘,酒吧,寿司,酒吧,星光,酒吧,卡拉OK,酒吧,短信,酒吧,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酒吧,灾难. 一个晚上换三家夜场,喝两瓶威士忌,和不知道几个看不清面貌的姑娘跳舞,丢书包,丢电话,匆匆的赶路. 新源里,啤酒,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在15楼耗到早上6点,滚下15楼打车回家,呕吐,毛,南锣鼓巷,通宵唱歌,12点惊醒,奔赴天莫道不消魂安门,太和殿,南锣鼓巷,簋街,酸汤鱼的旁边.新源里.一天6次从你家旁边的高架桥上经过,不疲惫的生活. 我甚至记不清黑夜和白天的更替. 黑和白混在一起是灰色. 陪姑娘们去星光看李健,无聊的蹲在背静地方抽烟,丫也有一首歌叫温暖,大屏幕上开始放郑钧和许巍的MV,然后我才知道,原来许巍的那首歌也叫温暖,大理,洱海,丽江,油菜花,一起盛开.然后眼泪和鼻涕就汹涌地低出来,我那天穿衬衣和西裤,还第一次打了领带出门,然后蹲在角儿里管别人要面巾纸.和别人说起的时候,像个故事或者玩笑,说得甚至连我自己也觉得那是不属于我的一个玩笑一个故事一个惊慌但醒不来的梦境.然后听到大理,洱海,丽江,油菜花,忽然觉得自己委屈,三个月的日子,每一天的死里逃生,并没有变成轻飘飘的空气被长长地呼出.幻想着,二月某一天的下午,热烈的阳光,期盼的影子,犬吠...有太多有太多,决绝和猜测,滚烫的跌落在盛满血液的池塘,超跃了记忆的规范. 看她收拾上路的行李,第二次看着她收拾行李.第一次的时候,我不知道再见面时,我们已失去了微笑的能力.这一次,我觉得什么都已经跌到了底线,我已经没有再去联想到权力. 其实,更多的是,我失去了思考和语言的能力. 有条不紊的等待发生,像是读一本书,白纸黑字. 那个名字变成了一条埋在皮肤下的线,随着生活一同继续.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