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8

一座不会封顶的楼

电脑换了地方,MSN上不去了,也失去了唯一的看来自然的和你说话的方式. 被迫被阻隔,也许这也是我期望的事实.其实,我是真的快乐的把温暖转移开. 只不过,昨夜梦里见到你的时候,我依旧很难过. 于是,我还是一遍又一遍的路过能看见你的房子的那个高架桥. 和天蝎座O型血7号生日大我20岁的老吴说了一晚上,从6点到6点,从文化说到经济到政治到历史到哲学,最后说到你. 并不是第一次被别人说这不被看好的你和我,我还是和以前那样据理力争.现在的我的争辩坚实和空荡. 一种和一种的假设. 无的放矢是否可以算作一种痛快? 只不过,是在每个梦里见到你的时候,我依然很难过. 心砰砰的跳,我用手摸了摸,然后安心去睡觉. 我说不出一句结尾的话.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俗歌儿

醒来只有我一个人 分不清黄昏或清晨 空气微冷有甚么在流失慢慢降温 一颗心往下沉 毕竟只是太短的梦 彼此终于退回陌生 我加上你两个人并不等于我们 你想我吗 会偶尔想我吗 是这样吗 飞扬的会落下 你爱我吗 如果诚实回答 可是爱也不是解答 空屋子里没有回声 但我记忆有你指纹 我加上你两个人却并不等于我们 你想我吗 会偶尔想我吗 是这样吗 飞扬的会落下 你爱我吗 如果诚实回答 可是爱也让人疲乏 你知道吗 我心快要溶化 是这样吗 压抑的会爆发 你爱我吗 爱我就懂我吗 告诉我善意的谎话 告诉我善意的谎话 好让我相信我不是太傻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