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about live

一个态度

我不能放弃我的感动,虽然很多人说这是个错误.我记得在拼接这些照片的时候,很多次眼睛都被湿润.虽然他们在这里只是一些小小的,不起眼的黑白小照片.我想让每个人都看到这些照片,我不知道你们是否会感动,但是我至少想尝试让你们被感动,让你们知道照片背后的细节.这些照片不属于我,我只是一个简单的收集的人, ,我也相信,这些感动不只属于我一个人.很多人都说,那些发生在别的国家的事和你又什么关系呢?我不想解释,甚至不懈去解释,我相信我们感动的共鸣可以代替一切语言的描述.什么?你问我我的态度和想法是什么?我告诉你,我做的这些繁琐但是简单的拼凑就是我的态度.对于我,我只能一个远远的看着,甚至不能去触摸.就这样远远的看着. 你能做些什么呢? 疑问句永远是最强烈的语气.

Posted in about live | 1 Comment

怀疑

求索的终点是颠狂.真理是不存在的,伤神.尼采是大智慧者,在自我肯定和排斥中弥留.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这么想着. 我忘记了我要说的话,于是我躺在沙发上闷闷不乐,然后我只能记起,我是闷闷不乐的. 为了几个忘掉的字而烦恼,或许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仍旧抱着怀疑的态度想,也许这就是生活的本质. 这曾经是我多么想往的生活,在凌晨的酒馆里和一群艺术家哲学家们大声讨论价值和宗教. 可现在,我却一言不发. 别再巧舌机辩,那只不过是你给自己设置的圈套. 但是我忽然感到,生活失去了味道.没有纠缠,生活怎么继续.

Posted in about live | Leave a comment

虚拟框架

纯粹:纯粹的色彩,场景,动作.暗示纯粹下的波动,不平衡,和表面的纯粹. 暗示内部的挣扎,与表现组成了平均但未必平衡的单独个体. 每个单独个体的波动,又组成了一个整体的相对平衡. 暗示的重要性.暗示出重要性. 仅仅暗示就以经足够.每个人根据暗示得到不同的答案,导致一个个体内部的独立思考以及思考带来的与表面现象的不统一. 作者以一种无意识状态将一种整体意识以一种私有形态记录下来.作者本身也是一个观者,只是试图从一个自我的发散点触及到根本意识的一种尝试.同时,作者将这种权利赋予了每一个观者.

Posted in about live | 2 Comments

给你

从没打算改变自己来适应爱情,就像从没打算改变自己来适应生活. 是的,我是骄傲的人.我不知道我的背会被压弯还是折掉. 是的,我的命好,但我想我仍旧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但我想扶我一把的人会比给我下绊子的人要比多得多. 是的,我知道,即便现在没有,但终于会有那么一天,我会摔一个或者好几个大跟头.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在这之后爬起来. 是的,游泳可以治驼背的毛病,我想游泳也可以让我们在陆地上站得更加坚实笔直. 是的,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下过水,我知道我已经游不动了,但我仍旧保留着习惯. 是的,有时我也会有一点驼背,但是你要知道,那只是因为我喜欢那个姿势罢了.穿不一样的衣服,有不同的姿势走路.就像不一样的心情上,挂的不同的笑容. 是的,我写这些你会说我不明世事,但是,你也不会明白,我快乐的方式. 是的,我对天发誓,活到现在我从没做过一件让自己后悔的事. 是的,你可以假装没看见躺在烂泥中的我,或者当真我没有存在过,但是,生存只是属于自己的权力. 是的,我知道也许不会有人习惯我的方式生活,是的,或许这真正是痛苦的源头. 是的,我是一只井里的蛤蟆,但,或许,你从没仔细注视过,我唯一的天空. 是的,爱情是带来快乐的工具,亲情友情也不过如此.但,有一点需要说明,付出远远比索取更能让人欢愉. 是的,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死在你的目光底下,但求你,不要为了我,叹息.因为从出生那一刻起,我已经选择了属于我的归宿,那是我的尊严. 好像,很多个月没有平静的心情了,这时会觉得很寂寞,我想我的朋友们了.

Posted in about live | 2 Comments

云上的日子 路途 梦 酒话

他出生在天上,在云里长大,从未触及分毫的大地.他总是站在很高的地方,看很远处,那边风光无限.他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站的更高,看见更美丽的地方.然后,跳下去,摔不死就继续生活,只要,不被凡间的尘埃沾染.但他却不知道,大地也是被尘埃垒成. 有时,他真觉得他像个神,被凡间的人供养着,却迟迟格格不入.他太自我了,也太骄傲,看不起那些无畏的纷扰,始终觉得自己披着华丽的衣裳便能高高在上.他爱自己的身体,爱自己的灵魂,爱到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偶尔,他也会很不安,因为脚下的云太过飘忽,不能像大地一般坚实,给予力量.慢慢的,他被孤立了,即使身边亲近的人也不能再同他一起飞翔. 他还有梦想,他必须跳下去,迟早不如现在. 忙活一天,竟然四次经过东直门的地铁站.13号线和环线的那个分叉口,那个广告,路过了,然后回头,然后寻思. 前天晚上差一点就被撞死,只差一秒钟,"砰",闷响,黑色广本转了三圈停在我们面前.当时也没多害怕,事后越想越怕,腿开始发软. 我是真的不大喜欢中国的当代艺术的表现形式.甚至厌恶.而那些鲜明色彩和形态的东西给我视觉,精神,身体上的压力,像梵高,蒙克,罗丹.仍旧崇尚表现派的意识形态. 宗明不开心,他不说我也能看出来.我和他说,是他给自己和她的压力太大了,爱存在于生活中,原本需要宽容的空间.有空间才能生长.他让我把我们三个人的故事写下来,写成小说,我欣然答应. 大狗也不知是怎么了,写绝望的句子,让人看了揪心,有很多话说不出的人,我也不能多追问什么. "我不会再上QQ了,也不会再用手机了,这些东西对一个人的副作用已经超过了它带来的方便,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过。" 一声接一声的绝望地呼喊,远远地撞击声.闷响. 若能触及锋利将我割伤也好,只怕是钝重的,钝重的悲伤. 庄周梦蝴蝶,谁只是谁谁的一个梦.

Posted in about live | Tagged | 1 Comment

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

蹲在椅子里蜷成一团,不停不停地喝水,做着我的纪念.忽然间放声大笑,歇斯底里,笑声慢慢变成嘶喊,竭声嘶喊慢慢变成痛哭,咬紧牙,抱着头,拼尽全力地痛哭. 这些天天气反复,时时刻刻在逃避寒冷,连着两天晚上开着电脑,开着电视,开着灯,蜷在床角的被子里,和着衣睡去了.这样的睡眠让我很不踏实,夜里醒来总想起身把所有都收拾妥当,但夜里更冷. 昨天过马路,电话从口袋里掉出来,电池,后盖散了一地,想走过去拣,车却擦着我的身一辆一辆驶过,瞬间想象了一下车从我身上压过去的情形,却也并不惊恐. 嘴唇还是干裂的,这样的北方春季.天还是阴沉沉的,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下雨? 出门 我吩咐把我的马儿从马棚里牵出来。 仆人没有听懂我的话,我便自己走到马棚, 给马备好鞍,骑了上去。 远处传来了号角声,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说不知道,他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听到。 在大门口,他叫住我, 问:“您骑马上哪儿去呢,我的主人?” “我不知道,”我说,“只是离开这儿,离开这儿。 离开这儿向前走,向前走,这就是我达到目标的唯一办法。” “那么您知道您的目标了?”他问。 “是的”我回答, “我刚刚告诉你了,离开这儿,离开这儿,这就是我的目标。” “您还没有带上口粮呢,”他说。“什么口粮我也不要。”我说, “旅途是那么的漫长啊,如果一路上我得不到东西, 那我一定会,死的。 什么口粮也不能搭救我, 幸运的是,这可是一次,真正没有尽头的旅程啊!”

Posted in about live | 2 Comments

续起飞翔

我要在这个午后,倘佯在熟悉的街角,穿着那件墨绿颜色的长袖T恤,哼起经久不息的老歌. 风又吹过削瘦的肩头,锁骨依稀可见,扬起手指,太阳鸟在身边盘旋. 你听,分明有人在歌唱,你看,我们分明站在老地方. 久违的事 久违的事想起还是甜的 久违的人也还在相册的第一篇 你留下的蓝信箱我不时还要看一看 你带走的粉窗帘如今飘在谁窗前 想想当初第一年不是很遥远 羞涩的你问着我两个人的缘 牵牵你的小手亲亲红红的笑脸 你不知所措的靠着我的肩 说你会永远 岁月不留痕,忘了相亲相爱的人 你我也会苍老连相片也看不清 只有你的蝎西还藏在我的日记本里 红的像火一片枫叶上面刻着你和我的心 那个午后又回到我们校园 三三两两的女生从阳光中走来 那笑声一如当年飘荡在凤凰树枝前 偶尔回眸的一双眼刺痛我最深深里边 岁月不留痕 忘了相亲相爱的人 你我也会苍老连相片也看不清 只有你的蝎西还藏在我的日记本里 红的像火一片枫叶上面刻着你和我的心 岁月不留人 无论海誓山盟有多深 你我也苍老连模样都记不清 只有你的蝎西还藏在我的日记本里 刻着两颗心的红叶那是我的青春纪念  

Posted in about live | Leave a comment

扯扯淡

今天真是好天气,温暖,阳光明媚,没有雾气.站在高出可以看出那么远,真透亮! 昨天听电台,欧阳说:张楚嫁不得,郑钧爱不得,许魏恨不得.哈哈哈哈哈!丫脑子里还是总能冒出好东西的. 啦啦啦~ 没什么高兴不高兴,只是想,不要再把生活看得那么严肃吧.我们的存在是唯一性的吗? 这天气真应该拉个姑娘去压压马路,打打羽毛球什么的,要不可是可惜的紧呢.善男信女们你们快快抓紧吧! 春天啊春天,麻雀都为你削瘦了,一会下楼去看看能不能逮个虫儿什么的活物儿. 嘟嘟儿蚂蚱叫嚣,我心也痒痒了~ 呼呼呼呼,我不要做那个大烟囱冒出的烟,我要做那只鸽子,对就那只,黑白相间的那只. 呼呼呼呼,我扑腾翅膀,cross,cross,我要沐浴夕阳,我要吃提拉米苏,我不想太阳落下去,就挂在那好了,对,就那儿,往西看,地平线往上十公分.啦啦啦~ 走了走了,嗤嗤嗤嗤,吃吃吃吃~

Posted in about live | 2 Comments

幻觉 暇疵

侧身蜷曲在床上,裹紧被子.恍恍忽忽知道是中午了,恍恍忽忽闻到了学校的味儿,食堂的味儿,该去打饭了. 我不敢动,不敢睁眼.这味道已经太陌生了,从那年以后,只偶尔出现在幻像中.你知道那种感觉吗?鼻子什么也闻不到,而你渐渐进入了一种幻觉,那味道直接在大脑中形成,并没有通过感观传递,你想努力证实它真的回来了,努力去感知,它就忽然消失了.然后我就被这幸福紧紧包裹着睡去了,虽然只有十分钟,虽然梦里什么也没有.我想我是做梦了的,梦见了幸福,可我却忘记了我的梦,和梦中的幸福. 恍惚看见一个人笑盈盈地站在食堂门口,站在阳光底下朝我挥手.还有那三三两两来来去去的人们,阳光一样的笑声. 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忽然忍不住眼泪. 眼泪忽然就流出来,然后忽然干涸. 笑声嘎然而止. 我是软弱的人,其实并不适应犀利的生活,倘若生命能一直像阳光一般柔软,那有多好. 只需要一个人站在门口等我,那些渺小的不能再渺小的不如意在她面前都显得那么单薄. 大风晚上和大狗无意间路过那个路口,我指了指拐脚处和大狗说,我很久很久以前在这儿帮人卖过矿泉水,烟,还有冰棍儿,大狗笑了,我也笑了,他知道我说的是什么,那些意味着什么.后来来不及感叹,健步如飞地赶路,风大走夜路,很容易就会冻僵,然后被吹走. 每天晚上迎着风走回宿舍的路已经足够让我清醒,找到自己. 没有多高的楼,也没有多美丽的风景,幸福是心里开出的花朵,幸福不分大小. 秋天2002 秋天怎么还不来 花儿怎么还不开 赶快赶快让花儿开 好结出果儿来 我欠下了好多的债 我欠下了好多的爱 我欠下的债和欠下的爱 怎么去交代 谁和我一样还在等待 还在徘徊 别像我这样不敢面对自己的未来 我的花儿还不开 没有果儿来让我摘 我的花儿还不开 没有果儿来让我摘

Posted in about live | Leave a comment

绝望的陷阱

常常在凌晨时刻陷入巨大的痛苦,无法寻找原因,只能合着音乐沉没.清晰的感觉到身体里的某种东西在碎裂,一声又一声的闷响,一个接一个的坠落.等待,却没有落地的声音. 似乎是许许多多的人,许许多多的事纠结在一起,慢慢成了一砣结人比黄花瘦石,隐隐作痛. 我的精神力在渐渐下降,虽然在白天还能遏制思维,假装很多很多的空白,可梦魇却接踵而至,早上醒来时,全身僵硬. 最近在努力发掘自己的第二思维,并努力使之清晰化.忽然想,或许这不是好事,如果几条思维同时在同一轨道上并行,我可能就真的离疯不远了. 忽然听到绝望的声音,渐渐逼近,从未以为能亲历绝望. 可是. 一个朋友和我说,她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并笑着拿她的手给我看,笑着问我说中指关节是不是已经有点变形了,我慌忙吞回眼神回答没有,回忆当初并没有机会仔细端详她的手.回家后上百度搜索此种病因及症状,瞬间跌入绝望深渊.才明白她说的她很理智的意思. 刚过完二十一岁生日,喜欢跳舞,目朗眉清的女孩. 上天给了我太多的眷顾,我可以把一些分给我身边的人们吗?求你了. 再有不到二十小时就是新的一年了. 小野子,小野子的妈妈,琳,小外甥,爸妈,还有我身边的每一个人,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拥有健康的身体和希望. 即使迷路,路就在不远处.

Posted in about live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