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about time

严肃的数字和思考之间的界线

早上的梦,富士山下的歌词被打碎了,摆在那,我凭前世直觉,把他们一一排序. 2008年1月3日   12:20:03   我问刘峥:难道这就是生活地情趣吗?你可以用一个大水壶作水一次添满一个暖瓶.但是你偏偏要用一个新买地好看的小水壶用两次来添满这个暖瓶. 刘峥说:并不是生活的情趣.这是喜新厌旧. 我最先吃完饭,放下碗筷,转身离开,说,我吃完了,桌子碗筷一会我来收拾. 然后我忽然想,我要去给那四颗树浇水. 我和刘峥说,我要用你的方法.正常情况下,每颗树需要浇两盆水,现在我要用一个杯子给他们浇水.我估算了一下,每颗树,大概需要浇水三十次. 刘峥说,你可以在树旁边放置一个盆,你每一次把一杯水倒进盆里,每当盆被添满,你把满盆的水一次性倒进土里. 我觉得这个方法很好.并且可以衡量三十杯水是否可以将树下地土全部润湿. 我开始转折树下和水龙头之间地道路,估算一下,单程距离是15米.因此得出,给每棵树浇水,我需要行走900米的路程. 开始的时候,我带着一点心思,一点理想,一点信仰,后来的时候,只剩下的只是强制和重复. 我想,我的目的达到了,我并不想证明什么,也不需要表达什么. 这是一个形式的超越. 15杯水正好添满一盆. 目前,我只浇好了一棵树,今天,我会把其他三棵完成. 2008年1月3日   14:15:12 20:20    全部过程完毕.估计,总行程3600米.总共有2片树叶落入盆中,1片树叶粘在杯子底部.在对每一棵树的浇灌过程中,我不曾因任何外力停止或被打断. 在进行最后一棵树的浇灌过程中,发现一个意义. 我会在重复动作的过程中思考,但是我要强制自己记住每一杯水的序号,因此,不断压制思考的产生.但,仍有部分思考在我意志的间隙运动.但是他们很快就会湮没在我强制意志的身后.最后当我完成动作,唯一还记得的刚才的思考,就是此刻写下的这几个句子.并且,我认为,在刚才的间隙的瞬间的发现,以及发现被淹没的过程以及结果,并不能对我产生任何意义. 20:29   over   以后,每星期浇水,并最后记录浇水次数,累计时间,累计路程.

Posted in about time | 3 Comments

时令

十一月四日 阴历九月十四 晴 大风 尘沙漫天 夜晚干净 月朗星稀 十一月五日 阴历九月十五 晴 大风 行人纷纷躲避 降温 室内温暖 夜月满 光华照耀 十一月六日 阴历九月十六 晴 大风 清晨初遇冰 匆匆行于风中 秋末 十一月七日 阴历九月十七 晴 微风 温暖 屋内阴寒 立冬 碌碌不见身影 咫尺,不可及

Posted in about time | 1 Comment

你看,时间不等我了

    都说,前世千万次擦肩修得这一世的一个回眸.四目相对的一刻,我慌忙回过眼神,冲着窗户外面笑.一团绿色,一团和气,你送我一个笑容. 很久没有细细数时间了,你知道,它珍贵因为它唯一. 一个黑夜,一个白天,一个黑夜. 照了一组照片,起名叫《我和时间一边儿高》,才发现我只不过是给了自己一个巨大的嘲笑. 嘀嗒嘀嗒,我的宜家的小挂钟. 原谅我匆匆过往,我只不过是一个自由的奴隶.

Posted in about time | 5 Comments

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

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 金子,乐乐,小敏,雪儿,穆丹,你们还记得吗? 八年的时间,占据我生命三分之一的时间. 你们看,时间已经悄悄地把我们都变老了.你们看,我们欢庆的酒已经变得更加淳美,深厚. 举杯欢饮吧,哪怕我们不能再见面,哪怕我们现在不能见面! 我的亲爱的朋友们,或许我们已经被茫茫人海淹没,或许我们将要被茫茫人海淹没,但我相信,你们会记得.记得,一路的阳光明媚. 时间原本的意义就在于淹没,但历历八个春夏秋冬,但漫长匆匆今后的路途,我早已弄明白,珍贵的意义. 眯眼看着我们欢笑着走来,面庞如八年前真实,灿烂.

Posted in about time | 1 Comment

我要随你指尖飞扬

在这个午后,在这样明媚的阳光下面,我希望我的唱片簿子里全部都是校园民谣,一直一直不停的播放. 模范情书 你是否还记得模范情书? 你是否还记得曾经的往昔? 让我慢慢唤起你尘封的记忆... 属于你的 我的 他的往昔... 我是你闲坐窗前的那棵橡树 我是你初次流泪时手边的书 我是你春夜注视的那段蜡烛 我是你秋天穿上的楚楚衣服 我要你打开你挂在夏日的窗 我要你牵我的手在午后徜徉 我要你注视我注视你的目光 默默地告诉我初恋的忧伤 这城市已摊开她孤独的地图 我怎么能找到你等我的地方 我象每个恋爱的孩子一样 在大街上琴弦上寂寞成长 我象每个恋爱的孩子一样 在大街上琴弦上寂寞成长... 然后默默地告诉我初恋的忧伤  

Posted in about time | Leave a comment

枪毙时间

热茶让人温暖,尼古丁令人充实,这样的夜晚啊. 始料不及,远远飘来几行字,还没来得及防备,就被拖入画面. 玻璃窗外的冬季,遥远,也没有温度. 她说他有点像她大学时的男友,她看着他会有一点想哭,他远远的像是她的梦.她说如果她二十岁.她说靠着他的时候她会觉得自己小得很.她说他是在替她哭. 模糊的眼睛渐渐遥远,倦了,伏在床边睡去了. 谁将选择在几点几分迈开脚步?先出左脚还是右脚?丝丝点点计算,过路的差错. 醒来的前一分钟有一条空白短信,我想是时间寄给我它的苍白.空白的尽头在时间的尽头,终于形成交点.

Posted in about time | 2 Comments

爪子和刀

黑白灰心不灰 不怕黑 怕灰 死不怕 怕折磨 我和大狗说好了 春天时一起去趟黄河北边儿 不过黄河都干了 我用我的眼泪来滋润他 如果我还有足够的眼泪 给予我们生命的河流 要是在路上碰上了 会停下脚步侧目一瞬吗? 两脑袋瓜一撞。花火一堆,火花一片。 细节 细节 丫丫说说如何把一天切成两天 很慢的呼吸 很慢的动作 如果可以 心跳也要变慢些 要长久的保持微笑 和时间相比 没有什么值得我们恼怒 再说说如何昏成一棵大树的模样 如果有下世 我要求变成一棵树 一颗大树 一颗温带的落叶大树 不能去想 不能移动 星星是永恒 花火是瞬间 大树是生命 安静的生命 总是希望可以跳出时间的束服 以前很怕一个人住 屋子里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现在 我的屋子已经容不下别人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bout time | Tagged | 1 Comment

"我操你二大爷!" "我二大爷死了"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中午十二点,几乎忘记上个星期和大狗订下的约会.忽然接到一个电话,那边是很不标准的普通话,我说你打错了,忽然那边一个熟悉声音喊着"长人",忽然记起来,今天是欢迎那个超级大变半夜凉初透态归来的日子. 他说他在吉利了,我说你过我这来吧,坐三路,他说他打车过来.十分钟后,我远远地摆出了一个拥抱的姿势.我想我是高兴地过头儿了. 我在网上和大狗说,傻X孙已经到我这儿了,你过来吧.狗说我一点以前到,他请了下午的假. 拥抱着,相互漫骂着,停不住地笑着,都和从前一模一样. X孙各种骂人句式统统是师承大狗.狗无奈地讲,他当年只是交给他发音,没想到丫到后来得谁骂谁,连自己也深受其害. "操,你丫就是自作自受,搬石头砸自己脚!" "哈哈,哈哈......" "大XX狗,我们去哪吃?" "吃个XX,看见你就饱了!" 三个人并肩走在路上,阳光充沛,前后左右恍惚闪闪发光,肩头有天使盘旋,洒下一路脚印.又走在老路上了. 一点,唐宋府.我承认我很饿.菜好像很快摆满了一桌子.本想继续假装纯情来着,三杯酒下肚,原形毕露.不晓得旁边吃饭的情侣除了侧目是不是还想过要换桌.X孙说他都好长时间没这么着说话了,他说他在外人面前也装得和个人似的,我们笑他这揍形恐怕一辈子也改不了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些年X孙的酒量长近了不少,满桌子就看他忙活得欢,一个劲儿地倒酒,干杯.他说他很高兴.高兴了难免要多喝两杯的. 他给他老婆打电话,并且让我和狗分别对准嫂子致意.他说他年底可能就要结婚了. "结就结,不结就不结,可能个XX,八成儿是你一厢情愿的.这么长时间了,连一小女都搞不定." "哈哈哈哈..." X孙又给阿力打电话,我问阿力现在还打篮球吗,他说忙啊,又要工作又要看儿子,一个月能打一次就不错了.X孙说阿力的儿子都能跑了.据说阿力在他儿子满月的酒席上信誓旦旦地说,他要用他的下半生(身)为他的儿子创造幸福(粤语中"生"与"身"发音相同) "儿子....儿子?! 操,丫什么时候生儿子啦!!!" 儿子...... 幸福...... ~~ 一起照了两张相,有一张只照到了仨人的眼睛.真美丽. 三点,已经真真儿地走在了老路上.X孙强烈要求要回来看看,看看破操场,看看破宿舍,看看小卖店儿的大姐瘦下来没有.丫真有钱,花五十大圆打车来.够long. 车上我和他说,你得做点儿心理准备,我们那会儿的窝儿如今已经面目全非.我在我的203门口照了张相,X孙在他宿舍门口拨了丫宿舍的电话号码. "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操!我操你大爷!" 还剩下多少痕迹证明我们曾经存在过? 我去看了我临走时刻在树上的字,已经随着年轮的增长渐渐模糊难以辨认,原来,这东西也会面目全非? X孙忽然想起了某女,于是不顾漫游话费的可怕,并且遗忘了当年的羞涩,毅然地拨了电话过去. "你是...吗?你还记得我吗?我是..." "真高兴你还记得...我的名字." "你是我在天津的第一个女朋友.那时我对你也不够好,现在你还能记得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 "你能过来吗?请个假?我回来一趟不容易,错过了这次,也许以后很难有机会见面了.也许永远......" 我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生涩的普通话,眼前画面仿佛大家来来回回,相聚,分手.我也站在那里面,和大家一样,忽然生涩,忽然坠落. X孙说,那年我19岁.我说,那年我18岁. 临走时很匆忙,也像从前一样. 晚九点,沸腾渔乡.由于我和X孙均未穿毛衣,于是决定吃点儿辣,希望可以抗寒.折腾了一天,大家都有点累了,桌上话甚少,讨论着饭后的去处. "服务员,结账" "掏钱就要票(发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bout time | 3 Comments